中国企业新闻观察网
版权声明:

本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来电或来函!

焦点丨“这是庞式骗局” 上海大爱城养老项目爆雷董事长被逮捕

2019-03-26 08:48来源:中国企业新闻观察网作者:chinaenwc点击:

打印转发

焦急的老人们在等待最终结果。

他们目前得到两个确切消息:一是上海大爱城数据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大爱城”)董事长陈威洋因涉嫌非法集资已于2019年1月被正式逮捕;二是上海大爱城部分公司已由其兄陈威州接管。

“我们的钱就再也拿不到了?”购买了上海大爱城养老项目的王女士说。

这一切要从2015年说起。这年3月,王女士关注到了上海大爱城养老项目,几番考察后,终于被它良好的环境、项目返租模式吸引,以20万元拿到了上述公司养老项目的床位所有权,因暂时不去居住其又将床位返租于上海大爱城,每年获得利率为15%的收入。

但这样的模式没能持续,从2018年7月份开始,王女士再没有收到从上海大爱城打来的资金。

这家公司出事了:因资金周转不利、 P2P平台爆雷,以及涉嫌非法集资,掌舵者陈威洋被逮捕,也使这场轰轰烈烈的养老布局走向黯然。

北京允安律师事务所律师齐正表示,上海大爱城这种模式是典型的“庞氏骗局”,不断的“引新还旧”,模式破裂后资不抵债。

据王女士介绍,她并不是唯一的受害者,约有1940人被骗。据他们估算,金额约在5.2亿元。

据上海市公安局松江分局一位警官对老人们表示,2017年6月,松江分局开始立案侦察上海大爱城;2018年3月23日,害怕陈威洋出逃境外,被取保后审;2018年12月,因其在青浦区出事,并发现从2018年3月到12月一直在做非法集资,12月13日被拘押,并于2019年1月17日被上海松江区人民检察院正式逮捕,罪名为“非法集资公众存款”,“最终将有可能被定性为‘诈骗’”。

1940位老人5.2亿元资金蒸发

上海市公安局信访室,受害老人冒雨上访

“有的老人一生的积蓄都在里面,现在也不敢告诉家人、子女。”购买了该公司养老项目的安先生在接受中国房地产报记者采访时候表示,“参与的老人大都六七十岁,其中不乏年过八九旬和残疾老人。”

2015年3月,王女士和几位朋友在上海大爱城业务人员的劝说下参加了他们安排的旅游活动。

在上海大爱城的安排下,这几位老人游览了大爱城青浦养老院等,以及见到了相关领导与陈威洋合影的照片。实力雄厚。

“业务员宣称‘上海大爱城在全国有30多家养老机构,在上海青浦、松江、浦东等地都设有养老院,到2018年底,全球将增加100个服务中心和运营分中心,并有国企参与。”王女士表示。

吸引她的还有另外一个方面:只要购买床位,不论走到哪里,有大爱城的地方就可以随时入住;如果暂时不住,可交给公司代为管理,出租他人使用,每月将租金返还购买人。

一切都那么美好。

王女士于是缴纳了20万元床位费并与上海大爱城签订了转租合同。开始时,每年都会收到利率为15%的转租床位费,“每个月2500元。”

2018年7月份情况开始发生变化。“7月开始收不到钱了,我们打电话给业务员,业务员说银行现在有规定,一天只能打200万元,让我们不要急;到8月份又没有收到相关费用,再问对方说公司要上市重组,在审批,资金不能动;再后来我们报案,陈威洋于12月份被捕。”

据王女士了解,他们并不是唯一的受害者,约有1940人被骗;上海大爱城拥有的养老院、景区等项目都是租赁的,公司不拥有产权。

“这都是我们的养老钱。”王女士说。

走下神坛

2015年,陈威洋(左一)被推选为“天台上海商会总会副会长,天台新生代企业联合会理”。

上海大爱城数据服务有限公司于2013年8月22日在浦东新区市场监管局登记成立。法定代表人陈威洋,公司经营范围包括计算机数据处理,商务信息咨询,企业管理咨询等。

在公司官网上,对于它自身的介绍是:计划五年内在全国各地建立可以容纳500个老人的大型养生药老基地300个以上;目前正在建设或筹建的项目有海南的东方海口、广西的北海、安徽的万佛湖、浙江的台州、杭州、临安、安吉、沈阳、河北、河南郑州等。它被描述成了一家成长潜力无限的企业。

2013年以后的这几年,几乎是陈威洋的高光时刻。在2013年的上海现代服务业年会上,陈威洋见到了时任上海市市长杨雄,并与其合影;同日,上海现代服务业联合会会长周禹鹏对大爱城进行表彰。

到2015年,陈威洋被推选为“天台上海商会总会副会长,天台新生代企业联合会理“。在名人效应的加持下,同年,中国保护消费者基金会3·15系统工程建设办公室向大爱城颁发了“3.15诚信服务会员单位”牌匾。

从各大单位组织为其背书站台,被评选为“3.15诚信服务会员单位”,到董事长涉嫌集资诈骗被逮捕,上海大爱城仓惶跌下神坛的过程中经历了什么?

“实际上,上海大爱城并没有实际资产,它是以‘产品营销’的模式在空手套利。”一位业内人士表示。

据记者了解,那个6年前在全国要落地上百个养老项目的计划并没有实施,大部分都停留在纸面上。旗下上海大爱城商贸也是诉讼不断,其2016年8月曾推出消费返利产品,可获得每天返利,但相关用户购买产品后,不到两个月时间,上海大爱城商贸竟然停止返利。从2017年7月到12月为止,有20余起以上海大爱城商贸作为被告的合同纠纷。

另外,这几年除运作养老项目等外,他们还推出了互联网金融产品——“羊宝宝”,其间涉自融自担保。外界发现大量借款标的为上海大爱城旗下的海安项目、度假酒店项目和欢乐谷项目,相关借款企业及担保公司都与陈威洋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如天台县辉腾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也是羊宝宝平台股东就在陈威洋名下;担保公司上海大羊数据技术有限公司前法人股东也是陈威洋。因涉嫌自融,再加上P2P公司大量倒闭,这一平台也是问题不断。

齐正告诉中国房地产报微信ID:china-crb记者,这起案件跟当年新元盛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诈骗方法有诸多相似之处。

当年,新元盛业以投资返利、代偿本息等为诱饵,诱使老人进行房产抵押借款,办理赋予强制执行效力公证、房屋买卖全权委托公证。最终高息不见踪影,老人的房子也过户给了他人。

在老人们的举报下,新元公司法定代表人王淑芳最终被逮捕。

“这种事情今后还会发生”

“这种事情今后还会发生。”一位资深养老行业从业者告诉记者,目前在国内,养老机构都面临资金流动性问题,不论新建还是改造项目,一次性投资后都要依靠后面的服务利润收回。但消费者消费能力并不强,支付意愿也有问题,一次性大的投资在相当长的时间内都无法收回。

据他介绍,现阶段自己拿地做养老项目的公司越来越少,有时候免费给地都未必赚钱。

“于是,从业人员这时就会想出各种方式提前部分收回投资,不论卖会员卡还是签返利合同,都是解决资本流动性的模式。不过上海大爱城模式最大的问题就在于返还的利率,养老行业本身就盈利比较难,怎么承受得住15%的资金利率成本呢?”

对于目前是否有比较成功的可借鉴的经验模式,他说,不论怎么鼓励民间资本来投资养老项目,现在看来除了一次性产权销售,真正做养老服务设施的成功的模式很少,尤其是做普惠型养老的盈利很难。

对于上海大爱城养老项目的爆雷,他表示,“不愿意相信这个项目从一开始就是为了诈骗老人而诞生,因为也有许多真正想做养老行业的人也在探索尝试的过程中崩盘了,这是一种经营风险,是否为诈骗要看资金的流向和法院最后的裁决。”


相关新闻:

下一篇:没有了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

频道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