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新闻观察网
版权声明:

本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来电或来函!

破产!曾与马云平起平坐现负债30亿…县城扛把子为何总难逃凉凉?

2019-08-28 11:44来源:中国企业新闻观察网作者:chinaenwc点击:

打印转发

富贵鸟、德尔惠、喜得龙相继消失,百丽退市、达芙妮凉了,传统鞋服品牌倒闭会成为不可逆的历史潮流吗?又该如何自救?

文|金融八卦女作者:铁马

· · ·

2007年,胡润百富榜单上,富贵鸟的创始人之一林和平及兄弟以50亿元财富位列第148位。

当时与他家并列的,是阿里巴巴的马云。

1.

/ 高光时刻转瞬即逝 /

中国休闲鞋制造商第三名,品牌鞋制造商第六名,这是富贵鸟在2012年取得的历史辉煌成绩。

造化弄人,2017年中,富贵鸟的联合创始人,当时的执行董事之一林国强去世。当年11月底,林国强的子女更是当庭宣布放弃继承父亲所有财产,轰动商界。

主要是林国强在富贵鸟11起金融借款合同案件中做了担保人,涉及金额高达2.9亿元。

银行提出诉讼请求,要求追究其配偶及子女作为第一顺位继承人在继承遗产范围内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因林国强的债务大于其遗产数额,所以林国强的配偶、子女放弃继承其遗产。

直到现在富贵鸟三次自救不成退市,曾经能和阿里巴巴并驾齐驱的品牌,如今落得这步田地。

1984年,林国强19个堂兄弟共创“富贵鸟”前身——石狮市旅游纪念品厂;

1989年,林和平与仅剩的4个股东,重组了公司董事会;

1991年,石狮旅游纪念品厂更名为石狮市福林鞋业,第二年,富贵鸟集团成立;

2013年12月,富贵鸟迎来了高光时刻,登陆香港联交所主板;

2017年6月25日,执行董事林国强去世;

2017年11月25日,林国强子女为避免高额债务声明放弃继承权。

2019年8月,富贵鸟正式退市、破产。

从起步到走向高光时刻用了30年,从高光时刻落到破产这步田地,富贵鸟只用了五分之一时间,6年。

2.

/ 富贵鸟变身黑天鹅? /

2011年至2014年,富贵鸟整体营收和净利润都增长强劲,而2015年后,开始断崖式下滑,2017年半年报以后,就连雇人审计的钱都没有了,所以没有报表:

那么富贵鸟的2015年,究竟发生了什么?

现在过来回头看,2015年富贵鸟是在实业上遭受了一些冲击。例如鞋服行业本身受到宏观经济及行业发展周期影响,电商线上销售渠道对传统线下销售造成的挤压等等。那一年,富贵鸟全年净利3.9亿元,同比减少13.09%。

但在这期间富贵鸟没有想着继续发展实业,而是脱实务虚,盲目涉入金融领域,或许正是其形成如今这个局面的重要因素。

相比做鞋服,毛利低、投入周期较长,显然金融领域的高杠杆吸引力很大。之后,富贵鸟的精力开始偏离主营业务,加大力度开发金融业务,既然上市了,辛辛苦苦做实业干什么,把资金拆出放进自己的口袋才是硬道理啊。

甚至有人分析,富贵鸟涉嫌用募资干有偿担保的买卖,你可以把它理解成金融公司。

2013年,林和平在接受采访时曾说:

“做什么事都得专心专注才会成功,这辈子我只专心做我的鞋子。”

转眼,从2014 年开始,富贵鸟通过担保、抵押等形式拆借资金。

还有一点,当年富贵鸟要不要做“金融”也是有分歧的。

在富贵鸟2016年年报披露之前,公司的管理层也开始有了异动,先是小股东提出要求罢免独董,更换会计师,接着又是董事会秘书辞职,再接着又是财务总监更换,毕马威辞职。

人事变动可以是“个人原因”,但港股中的“四大辞职”多是由于公司经营出现了问题,四大不愿意蹚这个浑水。

2016年,富贵鸟就已经有违规担保问题,但富贵鸟不仅没有停止,反而被不断地扩大,直到最后一份报表——2017年的半年报中,披露了多项富贵鸟代偿的欠款,从几千万到上亿不等。

所以,就是在这么短短的两三年间,公司就以“担保代偿欠款”为名,里里外外被掏得一干二净。

在担保中,带息债务快速扩大,融资利率抬升,最终导致富贵鸟因前期违规担保过大而自身现金流不足以支付,只能被动依赖外部融资做皮鞋。

那就只有发债了,为了缓解资金压力,富贵鸟先后发行了三只债券。截至目前,“16富贵01”以及“14富贵鸟”两只债券都已实质违约。

央视财经评论员刘戈认为:

富贵鸟的法人代表同时也是25家企业的法人代表,福建石狮法院有关金融合同违约的案子,富贵鸟股份和富贵鸟矿业,在五六十项合同纠纷里是共同的被执行人,这不能叫多元发展了,而是过多过滥。那些他们根本不了解,也不擅长的领域,一旦出现环境巨变,就会重创他们自身。

3.

/ 股市鸟事不太平 /

去年,富贵鸟的债券还不上,100面值的债券跌到8块钱。

巨大的偿债压力下还干出了一件奇葩事:用鞋子来清偿债款。

一份流传的富贵鸟《偿债能力分析报告》显示,以该方案计算,富贵鸟普通债权清偿率仅为2.5%,并且有一大半都是靠购物代金券来偿还。根据方案提出的办法,购物代金券的清偿率为1.63%。

也就是说,持有公司2亿元的债,最终只能换来1万多双价值163元的鞋子。

报告称,债权人在取得购物代金券3年内可持券按票面金额到指定直营门店消费提货。

在富贵鸟的债券中,踩雷最惨的要数天弘基金,它旗下的天弘债券向日葵2号资产管理计划和天虹债券向日葵11号资产管理计划分别拥有1.17亿元和1.07亿元债权,合计2.24亿元。

照1.63%的购物代金券清偿率计算,天弘基金能获得365万元等值购物代金券。

若每双皮鞋按163元计算,天弘基金能买到大约2万多双皮鞋。

中基协数据显示,目前天弘基金员工总数将近449人,去年此时就算它400人吧,意味着每个人可以分到50双“皮孩”。

在富贵鸟六年的港股上市生涯中,有将近三年是在停牌中度过。

2016年9月1日,富贵鸟宣布停牌,彼时给出的理由是“需要额外时间完成编制供载入中期业绩的若干资料”,同时,相关董事会会议延期举行。

对于投资者来讲,等待了三年,等来的是一份退市公告。

目前债权总额30.82亿元,债权人349家。

最悬疑的是,自从去年9月10日公告了无法确认林和狮是否被拘之后,富贵鸟再也没提过他的消息,如今已将近一年。

据报道,林和狮是富贵鸟的控股股东,林和平为林和狮先生的胞弟。

“有些老牌子,真的走着走着就没有了”。

富贵鸟破产退市上热搜后,这是人们的感叹。

曾经的富贵鸟、贵人鸟、吉祥鸟、报喜鸟这男装四鸟中。吉祥鸟已经无人知晓,富贵鸟连续三次自救终逃不过破产的命运,贵人鸟 3.25亿股份被冻结,年亏7亿。

而报喜鸟除了业绩还能报喜以外,报喜鸟创始人之一的吴真生,今年4月因交通事故抢救无效去世。

可以说,曾经火热一时的男装四鸟已经不复存在。

男装四鸟的陨落,最惋惜的是福建人。

福建是中国鞋服市场众多知名企业的发源地,其中,晋江以运动品牌闻名,石狮以男士休闲服装著称,莆田…更是名扬全国。

富贵鸟不是第一个倒下的福建系男士鞋服,还有曾经请周杰伦代言的德尔惠、曾和安踏并驾齐驱的喜得龙等等,都消失在了我们的青春里。

如今,各大服装品牌正站在资本市场上,开启一个新的轮回。

驱动鞋服消费的三大因素包括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长、城镇化的推进和中高端收入阶层的崛起。

据欧睿信息咨询估算,2020年中国中产阶级规模将达到近2.5亿,中产阶级及富裕人群将到4亿以上,对服装业总体消费的贡献将加大。

此外,随着95后、00后的新一代正步入社会,将成为服装业越来越重要的消费主力,有人问传统皮鞋品牌如何自救?

来,我告诉你,你们生产一双皮鞋,然后买通各种KOL、KOC,大炒特炒这是限量鞋,然后开发个app大搞这个皮鞋交易,每天做这双限量鞋的涨跌幅和交易曲线图,最好再像这样设立个XX皮鞋指数:

就这样不出一个月,包你工厂扭亏为盈,走上人生巅峰。


相关新闻:

下一篇:没有了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