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新闻观察网
版权声明:

本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来电或来函!

美国欠着2亿美元退出世卫组织 专家:可能导致美国人和外国人丧命

2020-07-09 12:14来源:中国企业新闻观察网作者:chinaenwc点击:

打印转发

本刊记者/彭丹妮

联合国秘书长发言人杜加里克(Stephane Dujarric)7月7日表示,他于前一天得到美国政府通知:美国将退出世界卫生组织(WHO),且这一决定将于2021年7月6日正式生效。目前,联合国秘书长正在与世卫组织核实,美国是否满足退出该组织所有相关要求。

根据联合国的官方网站信息,美国自1948年起成为世界卫生组织《组织法》缔约国。WHO在接纳美国成为成员国时为其将来可能的退出设立了一定的条件,包括提前一年通知并全面支付应分摊的经费——美国当前仍须支付WHO约2亿美元资金。至此,双方将要终结72年的关系。

不过,多位卫生法律界的人士都提到,虽然收到了美国政府的通知,但接下来的退出程序怎么走还不清楚,因为世界卫生组织的初创者们没有预料到会有国家想要退出的情况,所以没有正式的退出程序。耶鲁大学法学院国际法专业教授哈罗德·科伊(Harold Koh)说,退出世界卫生组织的努力可能会面临法律或国会的挑战。

“它的离开将留下一个真空”

早在今年4月,特朗普宣布将暂停向世卫组织拨款,直至对该组织在疫情初期应对是否得当的评估完成为止。

在5月18日给WHO的致信中,特朗普批评WHO未能对新冠疫情大流行做出充分反应。“很明显,世卫组织在应对疫情方面的一再失误,给世界带来了极其高昂的代价。”

据此,特朗普威胁将永久地切断对该组织的资助并“退会”,他说,由于WHO未能按照美国的要求进行改革,美国将把目前向WHO提供的资金用于其他“应该得到的、紧迫的全球公共卫生需求”。

美国是世卫组织的第一大捐款方,每年向WHO贡献超4亿美元资金。根据世卫组织信息,2016至2017年,美国贡献给WHO的资金为9亿4560万美元,占到该组织自愿捐款的76%。美国在2019财年向世卫组织提供了4.53亿美元,其中许多专门用于特定疾病的疾控,如小儿麻痹症,这一疾病已经基本根除。

《华尔街日报》对此评论,“对于全球公共卫生制度以及美国在多边世界秩序中的地位来说,美国的撤离将是一个地震事件。”

“如果再加上世卫第二大捐赠者盖茨基金会的投入,美国给世卫组织自愿和强制性的捐款加起来有时会超过世卫组织整个预算的60%。所以这(对于WHO)将是毁灭性的。除了资金,美国几十年来一直扮演着关键的领导角色——它的离开将留下一个真空。”美国外交关系委员会全球卫生问题前高级研究员、公卫领域的资深观察者劳丽·加勒特在回复《中国新闻周刊》的邮件中表示。

5月下旬,美国国务院的一份提案在政府内流传。文件提议一项新的重大全球卫生安全倡议,名为“总统对疫情的应对措施”,该倡议将在一位新的国务院协调员的领导下,巩固国际大流行病的防备应对工作,并建立新的抗击流行病的中央基金。

国际公卫专家、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全球卫生高级研究员黄严忠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如果这些备选提议执行的话,那么美国的退出对世卫来说,不仅仅是资金上的损失,可能核心功能和定位也会受到冲击。世卫组织可能会更加边缘化。

这份准备递交到美国国会的提议写道:用单独的行动吸引全球的注意力和资源,是扭转艾滋病和疟疾等疾病控制的有效模式。这个倡议将使美国将在全球发挥领导作用,动员私人和公共部门、多边机构和其他双边捐助者支持全球流行病应对工作。

黄严忠举例说,这就有点像美国2003年成立的“总统艾滋病紧急救援计划”(PEPFAR),这个100多亿美元资金规模的国际基金,将相关职能从世卫组织抽出来。

一损俱损

美国白宫的一个指控是,世卫组织两次拒绝宣布新冠疫情构成“国际关注的公共卫生突发事件(PHEIC)”。劳丽·加勒特认为,美国把中国和世卫组织当“替罪羊”,但中止与WHO的关系会在很多方面给美国带来伤害。

退出世卫组织需要得到参议院的批准,偿还所有债务。根据美国凯撒家庭基金会的信息,过去10年,美国的会费每年在1.07~1.19亿美元之间。特朗普政府还未缴纳2019年的8100万美元以及2020年的1.18亿美元会费。奥巴马政府时期承诺要在2018至2019年度给世卫组织的9亿美元承诺也尚未兑现。

劳丽·加勒特分析,即便特朗普能够克服资金上的障碍,他的做法也会损害美国形象,割断美国与其他健康联盟的联系。当特朗普“像个脾气暴躁的小孩子”一样怪罪别人时,其他国家正忙于建立研究联盟,致力于共同寻找新冠肺炎的治疗方法和疫苗——其中一些集体协议是世卫组织内部强制达成的。第一个有效的疫苗可能来自美国,但也有同样的可能性来自中国、欧洲、亚洲或者拉丁美洲。

黄严忠补充道,美国退出世卫组织的一个理由是中国主导了该组织,但这个举动可能会反过来进一步加强中国在WHO的影响力。据他分析,中国在人员和资金投入上不是WHO的主要贡献成员,中国只贡献了世卫组织总预算的1.5%,相比之下,美国贡献了16%;WHO的中国雇员只有40个,占比不到1%。

但黄严忠指出,中国的影响力近年来不断增强。美国退出世卫组织的决定可能意味着该组织将越来越依赖中国的领导和支持。特朗普4月首次宣布美国将暂停资助WHO后,中国承诺向WHO捐赠3000万美元用于抗击新冠疫情。

750名全球卫生和国际法领域的专家在6月30日致美国国会的一封信中表示,美国退出WHO将导致该组织缺乏足够的资金以进行试剂检测、接触者追踪和疫苗研发方面的项目,“将可能导致美国人和外国人丧命”,并延长大流行时间。

7月7日,来自两党的公共卫生官员、法律学者和国会议员对美国退出世卫组织之举提出谴责,称在新冠疫情流行期间,此举将导致生命损失,阻碍美国在全球疫情数据共享和疫苗研究方面的可及性,并给予中国在联合国更大的影响力。

2020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在推特上表示,“我就任总统的第一天,就会重新加入WHO,并重建我们在世界舞台的领导力。当美国参与加强全球卫生时,美国人更安全。”

不过,也有支持的声音。比如众议院监督委员会副主席、共和党众议员詹姆斯•科默(James Comer)称退出WHO是“正确的决定”。他在一份声明中说:“在WHO进行认真的改革之前,它不配我们的钱或我们的成员资格。”

劳丽·加勒特写道:(特朗普)这种幼稚的行为所带来的痛苦正体现在新冠疫情的战场上,也体现在每一个依赖世界卫生组织提供紧急食品、儿童免疫、基本药物和指导的贫困社区。特朗普决定为自己的失败而惩罚他人,这在他的总统任期内一点也不奇怪——但完全应该受到谴责。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