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新闻观察网
版权声明:

本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来电或来函!

全球两大能源机构推出“新基准” 美国WTI体系遭挑战

2020-07-05 22:40来源:中国企业新闻观察网作者:chinaenwc点击:

打印转发

自WTI原油期货价格4月首次出现负值以来,美国原油市场呼吁“制定新价格基准”的声音越来越高。6月末,全球两大能源研究机构标普全球普氏和阿格斯,分别推出了基于墨西哥湾沿岸原油出口的不同计价方法的新价格评估指数。业界普遍认为,这将给美传统内陆体系的WTI带来极大挑战和冲击。

WTI地位大降

自WTI首次跌至负值之后,交易员和能源公司均对WTI原油指数有所不满,因为美国石油交付规则的依赖和储存能力问题均集中在库欣。一直以来,以库欣原油库存量为定价基准的WTI,不仅是美国本土市场的衡量标尺,也是与布伦特原油并列的两大国际基准油价之一,但随着页岩革命带动美原油产量爆增,“库欣基准”的影响力被大大削弱

路透社报道称,美国当前通过墨西哥湾沿岸的港口每日向全球市场运送超过300万桶的原油,这些原油均以WTI为定价基础,但由于WTI主要反映内陆库存情况,因此出口定价一直以WTI的溢价或折价报价而非直接报价。为此,标普全球普氏与阿格斯围绕“美油出口定价权”展开了竞争

据了解,两家机构均以美国海湾精选(AGS)为新油价基准命名,而且都是以墨西哥湾沿岸装运的轻质低硫原油为评估对象,只是各自基准覆盖的原油产地有所不同,但统一目标都是期待摆脱传统内陆定价体系。

几十年来,美国基准原油期货合约的现货交割地点一直是库欣,因为当地连接主要输油管道,且拥有广泛储油空间,但随著美国成为主要能源出口国,定价权正在加速向墨西哥湾沿岸转移,该地区拥有炼油厂、存储设施和出口码头,是连接美国国内和国际海运原油市场的纽带。美国本土原油流动出现重大结构性转变,导致了库欣地位出现动摇,进而催生了对相关定价工具的新需求。

在能源交易商和买家看来,指标油价必须适应这样的结构性转变,否则难以反映运输至墨西哥湾沿岸的页岩油的价值。事实上,在建立反映出口贸易定价基准方面,美国洲际交易所(ICE)和芝商所(CME)都有所努力,ICE于2018年推出了一个以休斯顿为现货交割地点的原油期货合约,而CME也于同年推出了一个以美国墨西哥湾沿岸3个现货交割地点的原油期货合约,但与交付给库欣的WTI相比,交易量实在太少,未能真正流行起来。

美国CNBC新闻网指出,标普全球普氏与阿格斯对旧内陆定价系统的新冲击,或将让美国原油定价体系面临一场洗牌。

新基准凸显海运原油价值

标普全球普氏在一份声明中表示,在收集了来自石油生产商、贸易商、消费者等美石油领域参与者的众多反馈之后,决定启动普氏AGS以建立一个新的原油定价基准,旨在全面反映美国轻质低硫原油在全球市场的价值。

普氏AGS主要反映从评估之日起15—45日之内在墨西哥湾沿岸装运的轻质低硫原油的离岸出口价格,这些原油通过特定管道从二叠纪盆地运往墨西哥湾沿岸,交割地包括德克萨斯州Corpus Christi、休斯顿等港口,根据市场反馈未来可能还会将贝肯页岩油等其它原油等级添加到普氏AGS定价体系中。

标普全球普氏全球石油总监Vera Blei表示,普氏AGS将是美国版本的“布伦特原油”,弥补美油定价缺陷。“它能够更加全面地反映美油价值,因为其代表的是海上原油,不会受制于国内基建和运输等因素,避免了因库欣库存变化而引起的价格扭曲。”

阿格斯AGS则以墨西哥湾沿岸7个原油存储地为交割地,分别是Magellan Midstream Partners运营的东休斯顿终端、Enterprise Products Partners旗下3个终端,以及位于休斯顿、Seabrook和德克萨斯城的3个海上设施,预计之后还将新增两个交割地——Corpus Christi和Nederland港口。

阿格斯指出,库欣重要性下降给新定价基准的诞生腾出了空间。阿格斯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Adrian Binks表示:“我们一直在倾听市场的呼声,市场急需一个可以代表墨西哥湾沿岸且独立于库欣基准的价格指数。”

定价权之争日趋激烈

不管是普氏AGS还是阿格斯AGS,都是美国原油市场寻求替代“库欣基准”的一次新尝试,但最大的挑战则是代表美国海运原油出口的定价体系能否真正流行起来,且行业和市场对于该基准会否出现“水土不服”。

目前,全球主要原油定价基准以布伦特原油,WTI和中东的阿曼原油为主,鉴于原油是世界上贸易量最大的商品,而且品种多样且品质复杂,原油交易非常分散,仅仅依靠以上3大原油期货加贴水的定价方式,很难形成较为公允的价格。

以WTI为例,库欣地区作为交割地受到交付选项和基础设施限制的困扰,已经从一定程度上妨碍了墨西哥湾沿岸的海运原油贸易,交易商们亟待一个比WTI更为直接的参考价格。一个价格指数从诞生到获得认可需要一段时间,且会给美国数十年的交易习惯带来挑战,但只要美原油出口量保持在300万桶/日、休斯敦炼油产能维持在440万桶/日,新定价基准就大有前景。

此外,对于进口美国轻质原油的买家而言,新的出口定价基准不失为一个有价值的参考。标普全球普氏能源资讯美洲地区主编Richard Swann表示:“库欣原油已经连续数年无法有效体现原油市场的整体经济情况,市场参与者始终呼吁建立一个新基准,以能够正确反映墨西哥湾沿岸实物市场的价格基准,而不是反映内陆的金融价值基准。”

油价网撰文称,美国墨西哥湾沿岸正在成为美国原油出口定价中心,不管是哪个AGS最终成功推行,都能够使美国出口的原油与布伦特原油处于更平等的地位。目前全球超过50%的原油出口量均挂靠布伦特体系定价,非洲、中东和欧洲地区所产原油出口外运时通常都采用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作为基准价格。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