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新闻观察网
版权声明:

本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来电或来函!

大城市落户开闸,一线城市户口更好拿了?房价会涨吗?

2019-04-10 08:21来源:中国企业新闻观察网作者:chinaenwc点击:

打印转发

国家发改委日前公布《2019年新型城镇化建设重点任务》,其中关于落户放宽的新政,给大城市里的“漂泊族”们带来了希望。

在以前的《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年)》中,城区人口500万以上的特大城市要严格控制人口规模。而此次《重点任务》中的最新表述是:超大特大城市要大幅增加落户规模。

除了针对超大特大城市的政策,《重点任务》还要求,城区常住人口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要全面取消落户限制;300万-500万的Ⅰ型大城市要全面放开放宽落户条件,并全面取消重点群体落户限制。

一纸户籍改革,牵动亿万人心。将来在一线城市落户,会不会变得更容易?城市房价是否受到影响?哪些城市将因此获得新的发展机遇?中国新闻社国是论坛特邀业内知名专家,解答户籍制度改革背后的一些疑问。

Q1:将来京沪落户是不是更容易了?

陈耀(中国区域经济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可能性不大。

京沪目前还是要严格控制人口总量,划定边界。尤其是北京,明确要求减量发展、压缩人口,这也是京津冀协同发展、合理疏解北京非核心功能的重要任务。对于京沪这类超大城市来说,国家的落户条件还是有所要求、有所区别的。

姚景源 (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国家统计局原总经济师):

肯定更容易。

经济要有活力,人才要素的自由流动很重要。对于京沪这样的城市,不断吸纳人才是城市发展向好的关键。而且京沪人口老龄化比较严重,未来应更多地吸引人口,为城市发展注入新活力。

倪鹏飞(中国社科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

京沪落户不容易。

京沪的人口总量早已超过最优人口规模,若进一步放开落户条件,可能会加剧现有的城市病问题,这类城市目前的主要任务还是由中心向外疏解。精简积分项目的确是为了吸纳人口,但“量”肯定是要控制的。

冯奎 (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中心研究员):

向外纾解人口仍是主要难题。

超大特大城市要大幅增加落户规模,是在不突破总量的前提下调整落户结构。京沪的人口总规模是既定的,目前依然面临很大的人口压力,向外纾解人口仍是主要难题。

顾云昌(住建部住房政策专家委员会副主任):

将来没那么难。

中国户籍改革的方向是进一步促进人口流动,所以户籍界限应该要逐渐打破,这是必然的,只是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Q2:为什么还有很多人不愿进城落户?

倪鹏飞:

城市公共服务不完善。

不愿进城的现象一般发生在发达地区周边的农村,这些地区受到中心城区发展辐射的影响,价值不断提升,所以进城欲望并不强烈。而对于偏远地区的农村人口来说,城市中的公共服务(如住房、教育、医疗、社保等)尚不完善,降低了他们进城落户的意愿。

陈耀:

担心农村权益受影响。

中国在城镇化推进的过程中也存在逆城市化现象。许多农民不愿进城落户,主要是因为他们担心农村权益因为户籍变迁而受影响,比如土地承包权、宅基地使用权等。另一方面,城市发展后土地升值快,对农村人口来说,守住土地依然很重要。

冯奎:

宏观结构变化与个人选择有很大差异。

目前有些城市存在发展质量不高的问题,因此产生了“逃离大城市”的讨论。而且宏观结构的变化与个人具体选择之间有很大差异,所以也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Q3:落户政策松动,房价会涨吗?

严跃进(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

或将出现楼市松绑的效应。

对楼市会有间接影响,可能会出现楼市松绑的效应。后续二三线城市由于落户政策所形成的购房需求会明显增加。当前房地产市场具有较好的发展态势,对于二线省会城市来说,预计二季度市场交易会有更为明显的反弹。

顾云昌:

各地影响不同,供需关系是重要因素。

房价由供求关系决定。大量人口涌入一个城市,会增加该地的房产需求。当市场供小于求时,房价可能会上升,而供大于求的城市,此时户籍政策放开,可能有利于稳定房价。中国房地产市场处在总体下行的趋势,今年下半年有望看到部分城市楼市回暖。

陈耀:

对一二线城市影响不大。

这次落户政策松动对中小城市影响较大,楼市的刚性需求增加,对楼市有一定促进作用。但一二线城市多数已经限购,跟户籍没有太大关系,所以影响不大。

Q4:一线城市的吸引力会不会因此降低?

倪鹏飞:

超大特大城市“魅力依旧”。

超大特大城市现在还是采取积分方式落户,表明这些城市依旧魅力不减。即使其他城市放开户籍限制,但只要超大特大城市在城市空间结构、大都市圈建设等方面进一步完善,其吸引人口的能力仍然不可小觑。

姚景源:

的确有所降低。

超大特大城市如果不在人口流动的问题上看到历史规律,积极采取措施,将来肯定会遇到问题。无论哪个城市,在吸纳人口上一定要有长远的战略性眼光。

严跃进:

北上广深会有压力。

现在很多省会城市的基础设施、就业机会等在不断与超大特大城市靠齐,从城市吸引力来说,中心省会城市的吸引力越来越大,北上广深将面临一定压力。所以,一线城市也要反思自身的人才政策,不要有所懈怠。

贾晋京(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宏观研究部主任):

按需抢人更合理。

各城市产业发展情况不同,所需人才也不同。比如京沪,属于正处于产业创新阶段的城市,它们对研发性人才的吸引力比较强。而产业集群正处于规模扩张阶段的城市,对其他类型的人才更有吸引力。按照各自需求推动人口流动,有助于对人才进行更合理匹配。

Q5:哪些城市将因此迎来新机遇?哪些收获并不理想?

陈耀:

三四线城市将享受人口聚集带来的红利。

此次户籍改革的红利主要针对常住人口在100万-300万的Ⅱ型大城市,也就是三四线城市,这类城市由于人口集聚加快将迎来新的机遇。而区位相对偏远,交通条件不佳,尚未进入“高铁时代”的地区可能收获并不明显。

倪鹏飞:

中小城镇人口继续流出。

二三线城市以及公共设施较好的城市吸引力会因此大幅增加,劳动力会加速涌入,带动城市经济发展。而大都市圈、城市群以外的中小城镇,人口还将继续流出。

冯奎:

区域条件优越的地区收获更多。

常住人口在100-500万的大城市、部分省会,以及区域条件比较优越的地区将迎来新机遇。比如长三角地区的合肥、苏州,中部地区的南昌、邯郸,南方地区的佛山、东莞等。

顾云昌:

北上广深影响并不明显。

Ⅰ型Ⅱ型大城市收获多。对于此前已经开放落户政策的小城市以及北上广深来说,影响并不明显。前者是经济发展缓慢等多种因素导致的吸引力不足,后者是因为户籍政策还未完全放开,本次出台的政策调整影响并不大。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