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新闻观察网
版权声明:

本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来电或来函!

敦煌丨赴一场千年之约

2019-07-06 13:41来源:中国企业新闻观察网作者:chinaenwc点击:

打印转发

带你分享旅途中的那些事

刚要出门,窗外的大雨适时地划破灰霾的天空,欢快地洒往大地。仿佛很久没有在雨中漫步那般,本来我可以待在家里的,但还是选择了撑起伞,与雨相拥。

其实,走在雨中的日子也不久。前些天在敦煌,便从月牙泉漫步至雷音寺,途经月牙泉小镇。那是我千年之约的第一站,遇见了一场稀有难得之雨。

没有雨伞,我悠悠走着,漫无目的。大概还没到旅游季,加上这罕雨,这里有点清冷,不过很适合喜欢安静的我。在人烟稀少的小镇里,我看见一位男生陶醉于自己的手工里,于是,我用手机,将他的认真定格在照片里。

并饶有兴致地走进了这家陶瓷作坊——敦煌-梦陶园。这里,有太多关于敦煌的素材,它们用各种各样的方式绽放,让匆匆往来的过客,领略它的独特魅力。

这里是一些半成品,大多是游客自己制作的。

和老板交谈几句后,他问我是否广东人,我笑说:是啊,就那么明显吗?然后,我们用粤语开始了交谈。

他来自汕尾,某美术学院专业的,毕业两年来,游走了几个城市,最终选择了在敦煌创业。他说:结合莫高窟的一些文化,让游客更好地了解壁画制作的过程,以及这里的一些历史,让旅游变得更有意义。

几番交谈,临末,他抛给了我一个“问题”:其实你也可以考虑敦煌(留下来)。

我笑着说:还没有这个打算。

来敦煌之前,当我看到生活月刊的《敦煌-众人受到召唤》,张泉在撰写前言里面的一个片段:2013年冬天,在敦煌研究院简易的宿舍楼里,讲解员陈瑾突然问了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

“认真考虑一下,如果让你们来敦煌工作,你们愿意吗?”

我们突然集体陷入沉默。虽然我们都热爱莫高窟,虽然在过去的10年里我曾一次次来到敦煌,怀着复杂的情感与敬意,可是,真的要认真地做一个决定,却难免瞻前顾后,反复权衡——留在敦煌需要付出哪些代价?这是否值得?

我相信,70多年以来,所有的“敦煌人”也曾面临过相同的困惑,只不过,他们最终选择的是迈出那一步。那一步,就成为命运的分野。

当时,我就问过自己这个问题:如果是我,会留在敦煌吗?但我意识到更深的问题是:我应该以什么样的角色留下来,去成为一个“敦煌人”?是不是只有留下来,才能诠释对它的热爱,才能说得上守护?

那一刻,我是没有答案的。我甚至不知道,这会是一趟怎样的旅程,会遇到什么样的敦煌人;我是否又会留下,或是像万千匆匆过客,只留下一些照片证明我来过。

直到我踏进甘肃,来到敦煌。

看南北风景的交替,与五湖四海的陌生朋友天南地北地畅聊,或者是坐火车的一大乐趣。

河南的大哥告诉我他在深圳和兰州的故事,并细心回答我的问题,诸如火车外一些北方特有而南方罕见的植物、一些建筑风格;

西安的大叔一看就知道我是广东妹纸,在得知我是一个人的旅途后,先是称赞我的开朗和勇敢,然后开始滔滔不绝地把他94年,在火车上遇到一个中山小伙子的故事,声情并茂地描述出来;然后我们谈贸易战、国事、谈他们文化大革命的年代的故事。

还有一些并不深刻但充满欢乐的事也在火车里发生了。

我并不是直达敦煌的,先是在兰州中转。下车后,我找了个钟点宾馆洗漱了一下,然后把行李寄托在这里便出门了。

如圈中所示,“牛肉面可以不吃,博物馆不可不去”是我的初衷。最终两者兼得~

①路公交车缓慢地走过兰州大学、市博物馆、西湖公园..当「七里河桥」的提示音响起,我带着笑容下了车。

吃了牛肉面后,我走进了甘肃省博物馆,用身份证换取了一张门票,并买了中英两端的海上丝路展览门票。

这里,展现了19世纪中英两国的海上丝路故事:

还有「红色甘肃」系列,关于1911-1949的那些捍卫战争、那些为国为民的人物故事:

与其展现图片,我个人的意愿,更希望大家走进这里,亲身去感受这历史与文化交汇处的浓厚氛围。

大家也可以到自己当地的博物馆走走,了解自己所处的地方:在自己出生前,或者抵达这座城池奋斗前,它有着怎样的顽强岁月;为了温饱,为了活下去,那些远去的人,做过什么样的思想斗争,付出过什么样的艰苦,又为了什么而坚持。

而很巧的是,碰到了常书鸿 常沙娜父女的部分画展,只是我并没有什么艺术细胞,仅仅依靠对他们的生平的一点了解,就会很感动和欣喜。

时间和意义,或者并没有直接的关系吧。

还有,博物馆的文创店真的很有艺术气息,里面的饰品都融入了当地的文化。因为版权问题,店内人员说不能拍照,希望有缘人能去感受一下,送一份有意义的礼物给自己珍惜的人。

「敦煌站」就这样映入了我的眼帘。我先是乘坐私人小巴士去了民宿,洗漱完后已经是午饭后的时间了。

敦煌的人真的蛮热情的,当我问路怎么去博物馆时,他们会具体到哪个转角、哪个方向乘坐,然后会额外告诉你附近有哪些景点之类的。

这也是我喜欢问路的一个缘由,哪怕导航可以告诉我更具体的路线,准确带我到目的地,但我还是喜欢与人交谈。或者,更能体会风土人情吧。

如文章开头那样,我是先去了鸣沙山,只是没有买票进入。因为吸引我的还有沿途风光,于是,在雨里,我从月牙泉景区,独自漫步到雷音寺,途经月牙泉小镇。(过程就这样了)

走走停停,观赏了大约2小时,便乘坐公交车前往博物馆了。这里是丝绸之路的一个点,它看着千年历史的变幻,看潮起潮落,不管是兴与衰,都默默守候着。

它的历史版图:

关于敦煌的历史,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关注官网。也推荐小程序「博物馆」,可以搜索到各地博物馆的位置、历史及一些展览。

然后,我来到了自然博物馆,这里主要展览一些在无人区/雅丹附近,稀有或濒临灭绝的动植物标本。

除了见识到一些珍稀动植物标本、骆驼吃的水果植物外,还遇到了无人区“罗布泊”、楼兰公主的“遗体”。

解说员说,十月份这座由藏传佛教的一些仁波切、喇嘛共同制作的「坛城」就要把它推倒了,因为一些佛教仪轨的说法。所以我在参观完后,又匆匆走上三楼拍了照片,纪念一下,实在有点可惜。

还有,遇到了一位武汉的大哥。其实,当天的游客,只有我和他。简单聊了一下,听完讲解员的讲解后,他说:车上的副驾是空着的,随时欢迎你加入我们,一起玩。

然后,我就坐上了他的车,因为,也很巧的是,我们买的《又见敦煌》的演出时间同样在晚上8:30分。

《又见敦煌》,它采用的是“流线式”空间体验方式演出,以独白、自白、古今对话、互动为主,带领我们去融入河西走廊里发生的一些故事…

张骞和堂邑父的出使,历经13年拿到了西域版图;

霍去病短暂的岁月里,却为打通西域作出了重要贡献;

解忧公主的坚韧顽强,维系了汉帝国与乌孙的联盟;

乐尊和尚在鸣沙山上发现了佛光,并在这里开山造像;

王圆篆发现了藏经洞,因种种缘由,卖给了斯坦因;

异族女子米微的信埋葬在风沙;

常书鸿等人对莫高窟及历史文物的守护...

我不由自主地泪目,如果不看《河西走廊》这部纪录片,对《又见敦煌》的感动或者只停留在常书鸿等人的执念。(非常推荐《河西走廊》纪录片)

9:30,观赏结束,走出了体验室,发现天竟然还是亮的,有种广东晚餐时间。于是,我们去了敦煌夜市吃了烤串。

第二天,我们约好了去雅丹地址公园,一路途经玉门关、河仓城、汉长城。

在227国道里,我们肆意地奔放(很可惜有一段是限速的),像越野车那样绕进沙地里,就为了避开测速区。

真的很喜欢在一望无际的荒野里行走,荒芜人烟、车辆。期间我们还进入了一小段的无人区,完全没有信号。

来到了玉门关:

汉长城:

河仓城:

如果你问我这里有什么好看的,其实还真没有。只是去感受千年之前的战争年代,这里扮演的角色、位置罢了。还有,这里的恢弘景象。

到了雅丹地质公园,这里没有拍外景,是因为被沿途的景象所迷惑了,迫不及待想要走进去:

不知道是否因为自己的技术问题,总觉得,有些地方,你唯有走进去,才能体会、甚至融入它的美。

傍晚时候,我们返程到鸣沙山,走走沙漠,看看月牙泉,并体验沙漠露营的快感。

其实我内心一直都有狂野的一面,那些比较熟悉的朋友看到这组照片时,竟然会惊讶,哈哈。

露营前的那些活动,对喜欢夜生活的人来说,应该体验会不错。其实我也蛮投入的,比如露天酒吧式,然后火锅、篝火晚会。只是当下缘当下了,并不会沉迷和回味。

夜晚的星空确实静谧且美,只是也没有传说中的那样,或者是因为气候和地点问题。

哪怕我很早就起床了,可是沙丘还是挡住了日出的一面。

最后一天,来到了莫高窟,这个光听传闻,查阅资料就足以让我魂牵梦萦的地方,我对它的沉迷程度其实超越了西藏。甚至我自己都觉得惊讶。

莫高窟,一个需要带着一颗宁静之心、待上一整天,去细细品读、慢慢融入它的前世今生的地方。

我以为我准备好了,可惜,还是太匆忙了。

常书鸿、常莎娜、段文杰、向达、李其琼、史苇湘、樊锦诗……半个多世纪以前,他们其实可以选择安然富足的生活,不受离别的情感割舍之苦,不受寒冻之苦,不受艰苦朴素的物质生活之苦……

然而,他们还是选择了另一种方式,就像那些曾经盘亘在禅窟中虔诚共修的僧人,又像那些曾经执着绘画而又淡泊沉默的前朝画师。

与敦煌相遇之初的惊喜与悸动,最终变成背负在肩上的使命感,支撑着他们度过所有的苦厄,像壁画上描绘的佛教经中的主人公,历经九死一生而矢志不渝,终究苦尽甘来。

只不过,这份苦是由自己担着,甘却留给了敦煌。

当脚步踏进敦煌,我以为即使时空相隔,还是能融入他们的世界,能理解他们的抉择,试图读懂他们的执着……哪怕深入他们多一点点…然而,我错了。

来到释迦佛陀的涅槃卧佛像窟,他在菩提树下证悟时的那句话,又浮现脑海…(并非下图,因为不想灯光损害壁画 且用心感受更佳)

或者,我们终其一生在寻求的意义,到最后会发现,都不过是头上安头罢了。

我却是那个修行浅薄之人,站在窟前无故感伤,看不破红尘生死,忘不了嗔痴执念,参不透镜花水月。

而敦煌,给了我一个答案:各自安好,便是最好。

我只是万千过客中的一位,习惯了在不断相遇 不停离别中游走。大概你也安静地注视着人来人往,不悲不喜。

或者,我们在这里,在我们理应所在的地方。

你一路执着绽放,我一路倔强欣赏。

旅行,于每个人来说都是不一样的,没有高下之分,只要它能让你平和喜悦,恰到好处给予你内心的一丝宽慰,便好。

我会再来的,那时候会在莫高窟待一整天,再看一次《又见敦煌》;然后去另一边,张掖、武威那条线。

我的下一站,或者是西藏,或者是色达,或者是印度,或者是尼泊尔,又或者是那些有名的高山。每处风景于每个人来说,都有其独特之处,重点在于走出去,和那些期待已久的愿望相遇。

愿每个人的初心都能换来始终。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