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新闻观察网
版权声明:

本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来电或来函!

走进牛津,一座隐匿在英格兰小镇子里的世界学府

2019-11-24 17:59来源:中国企业新闻观察网作者:chinaenwc点击:

打印转发

作为英语世界最古老的高等学府,牛津大学自创立以来为人类社会贡献了一大批优秀的学者和领袖。它隐匿在英格兰南部的小镇子里,保持着一种英式独特的低调和优雅。

牛津大学所在的小镇——“牛津”的历史可追溯到7世纪,据说这个小镇之所以名为“牛津”,是因为这里是古代牛群从伦敦向西涉水经过的地方。在10世纪末,这里开始有学者聚居讲学,并逐步建立了牛津大学。

牛津大学的各个学院、研究中心和学生宿舍都零散地分布在牛津郡中不同的角落,我所住的宿舍坐落于城南,而就读的赫特福德学院(Hertford College)则在东北部。好在这个小镇的确够小,学生们上课通常选择步行或者骑车,一路上能见到许多别致的风景。

英国牛津古城风景 IC图

如果说在牛津大学生活的日子有什么让我对英国的认知产生了改变,那食物一定排在首位。

不少人对英国菜都抱有“黑暗料理”的刻板印象,但牛津大学里一顿正宗的英式早餐并没有那么可怕。相反,其种类之丰富可能会多多少少改变你的看法——煎培根、香肠、烤面包、焗豆子、薯饼和标志性英式煎蛋“Sunny Side Up”等等,量足而且味美。

对于英国人来说,一顿丰盛的早餐怎能不配一杯热气腾腾的茶呢?英国人的早餐茶一定要喝红茶,其产地大多来自印度、斯里兰卡、肯尼亚等地,更为精致的还会在泡好的茶里加入两到三匙全脂牛奶,既能中和茶叶的苦涩,又能借助茶水的热度挥发出甜美的醇香。

英式早餐 朱英涛 图

吃完早饭从宿舍出来,沿着St. Aldate’s Street向北,先后路过最负盛名的基督教堂学院(Christ Church College)和牛津大学博物馆,在12世纪建成的卡法克斯塔(Carfax Tower)处向东转,就进入了牛津的中心一条街“High Street”—— 英国许多小镇的中心街道都以”High Street”命名,可能是集中了价格高昂(high price)的精品商店的缘故吧。橱窗里摆满了考究的西装、茶壶、公文包等充满英伦风的商品,显然是购物的好地方。

抵达Catte Street后向北转进一个小巷,视野里出现一片顶部是灰白色的中世纪风格的建筑,这里就是被称为拥有“牛津所有逝去之忠魂”的万灵学院(All Souls College)。这个特殊的名字是为了纪念在英法百年战争中逝世的牛津师生,由当时的英王亨利六世下令建立。作为“英灵聚集”的学院,这里只招收硕士和博士进行神学和法学的高等研究,是整个牛津大学录取条件最苛刻的学院之一。

穿过万灵学院旁的小巷,随着一片巨大的草坪的出现,视野豁然开朗了起来,映入眼帘的正是牛津大学的地标建筑物雷德克里夫图书馆(Radcliff Camera),而赫特福德学院就在其背后。

雷德克里夫图书馆 朱英涛 图

赫特福德学院建于12世纪末,原名为哈特屋(Hart Hall)。在众多学院中,它最为人知的标志便是“叹息桥(The Bridge of Sighs)”。与威尼斯死囚犯人临刑前走过的叹息桥不同,赫特福德的叹息桥之所以得名,据说是因为牛津大学的考试非常严格,挂科无法毕业的学生经过此桥时,透过玻璃窗望见身着黑袍兴高采烈庆祝毕业的同学们,便不由地悔不当初,叹气自责。

叹息桥 曹彧 图

牛津大学各个学院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建筑布局都成四合院形状,中心是一块方方正正的草坪,英国人对这种风格有一个专门的名称,叫做“quad”,意为四方的物体。除了与牛津一脉相承的剑桥外,世界上再也找不出第二个大学有着相似的布局。值得一提的是,学院里的草坪禁止一般人踩踏,只有牛津大学的正职教授有权利从上经过(但事实上也并没有教授会这么做)。

赫特福德学院的草坪 曹彧 图

我对牛津大学的美好记忆也得益于这里众多有趣的教授。Dr. Scott Urban是我的政治经济学教授,一个地地道道的美国科罗拉多州人,博士毕业于牛津大学。他曾于1995至1997年在北京《光明日报》担任过外文编辑,因此能说一口流利的中文,还有一个响亮的中文名——“向东”。

Scott完全没有老学究的做派,在课间经常会主动加入学生的交流。除了感叹中国发展的日新月异外,还会“炫耀”自己对儿子中文教学成果,比如教会了儿子如何以中国的手语方式比划数字6到10。

在没有课的下午,探索牛津小镇成为了我最喜欢的“选修课”,不过比起美丽的英式田园风光和各种中世纪建筑,小镇上最常见的风景就是长长的“一字型”队伍。英国人非常热衷于排队,即便只是等公交,也要整整齐齐,不骄不躁地排成一列。

基督教堂学院大门前公交站的队伍 曹彧 图

不过,与英国人保守温和的性格不同,英国的天气极其“情绪化”。当地人常说:“如果你不喜欢英国天气,耐心等一下就好(If you don’t like British weather, wait a minute)”。因此“天无三时晴”让逛图书馆和博物馆成为了在牛津雨天打发时间的最佳活动。

牛津大学图书馆是由约104个独立的单元馆组成,其中规模最大的为博德利图书馆(Boldleian Library),由托马斯·博德利(Tomas Boldley)出资建成。上文提到的雷德克里夫图书馆便是博德利图书馆的一部分。

关于牛津大学的图书馆,有一则令人称赞趣闻:16世纪,图书馆遭遇火灾后重建,博德利与英国出版社协会达成协议——任何英国出版社只要出版一本书,就要免费赠送牛津大学一册。这一协议延续至今,并且在英国境内的大学中,只有牛津大学和剑桥大学享有这一特权。

博德利图书馆 曹彧 图

牛津大学还有许多令人印象深刻的地方。自然历史博物馆珍藏着大量珍贵的古生物化石标本,课本中耳熟能详的赫胥黎捍卫进化论的大辩论便发生在此地——尽管它的创始馆长约翰·菲利普斯是达尔文的坚定怀疑者。

还有无人不想去蹭一顿晚饭的基督教堂学院的晚宴厅(Formal Hall)。这座宴会厅复古而又华丽,装饰着各种白瓷、彩绘和油画,大厅中央摆满了精美木制长桌,墙壁上挂满历代院长和杰出毕业生的肖像。

基督教堂学院的晚宴厅 IC图

可能有哈利波特粉丝已经猜到,这个晚宴厅正是影片中初来乍到的小哈利举行分院仪式的地方。在现实中,即便没有活动,餐桌上的布置和摆盘仍保持着举行正式宴会(如学生毕业、捐赠人答谢等)的模样。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在这里吃上一顿饭,基督教堂学院的晚宴厅凭借其“高贵”的地位,有权不对其他学院开放。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