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声明:

本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来电或来函!

克林顿:中国仍有1亿人生活费是每天一美元

2013-11-20 08:45来源:中国企业家网作者:未知点击:

打印转发

  世界的一半人口生活成本仍然是每天少于2美元,11月18日早上习近平跟我说中国仍有一亿人生活费用是每天一美元,或者更少
  
  【编者按】2013年11月18日,“《财经》年会2014:预测与战略”在北京举行。威廉.杰斐逊.克林顿基金会创始人、第42任美国总统克林顿在开幕式做主旨演讲。克林顿表示,世界的一半人口生活成本仍然是每天少于2美元,11月18日早上习近平跟我说中国仍有一亿人生活费用是每天一美元,或者更少。


  
  克林顿:
  
  在21世纪,我们越来越多地看到,慈善组织也在做其他一些事情。不光是填补空缺,不光是帮助那些本来得不到帮助的人,它们还在社会、政治、环境、经济领域试图用更低的成本,更好地解决问题。我总是跟人们说,我特别喜欢我现在从事的工作,因为在我政治生涯的那些年头里面,人们争论两个问题:第一,你建议做些什么事?我知道你们刚刚开过三中全会,你们对计划生育政策做了一些放松,你们准备终止劳教制度,而且进一步开放经济,同时你们也承诺在环境方面,在控制气侯变化方面采取更多措施,来符合国家更长远的利益,在医疗保健也会有新的举措。在美国我们也在争论是应该增税还是减税。那么,这都是在政界经常讨论的话题,你建议做些什么事情?然后,需要多少钱?
  
  但是,作为慈善组织、非政府组织,你可以关注第三个问题,这第三个问题我认为是更重要的问题,也就是在21世纪的时候,不管你做什么,不管你有多少钱,或者你没有钱,你如何去解决这个问题。你有好的意愿,你想带来真实的变化,怎么带来变化。如果思考的话,慈善团体非常适合回答如何做这样一个话题。跟公司不一样,他们不是要赚钱,他们只是想保持负债平衡。所以,不像政治家,他们不害怕失败,这是非常重要的。如果你知道如何做,你必须要冒险,你必须要用新的方法解决问题,如果不灵,你要告诉投资者说,这不灵。但是,我学到了新的经验,我可以试一个新的方法。所以,我相信在我们这个新的世纪,慈善事业不仅仅是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同时也能够为那些人赋权,让他们有更大的权利,让他们能够帮助自己来回答问题,以及解决所有这些顽固的难题,这是非常重要的。
  
  大家都知道,我们的世界是互联的,这是历史上最为互联的时代,不仅是资本,不仅是资源,只要你能想到的,比如技术和信息都会跨国界流动。好消息就是一个8、9岁的小孩子,比如在北京的小孩子能够上网来学习我当年上大学才能学到的知识;而坏消息就是一个非常愤怒的人,比如说在巴基斯坦,或者阿富汗的山区,一个非常愤怒的人能够上网来学习如何制造炸弹,来杀死很多人,而成本又很低。刚才我举的那两个例子就代表了我们一个比较大的问题,那就是我们中国人和美国人,以及全世界的所有人,都有一个共同的未来,我们无法避免这一点。是什么样的未来呢?我们怎样去分享这个未来呢?我们的世界充满了祝福,充满了优势,正因为运用了这些资源,邓小平在1978年启动的改革开放使得中国有5亿人脱离了贫困,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多人在这么短时间内脱离贫困,进入中产阶级。这是一个伟大的胜利,是我们时代的一个伟大的成果,这是好消息。同时,互联也为我们提供了大量的机会,可以旅游,可以受教育,世界上有很多事情在发生,证据就在我们这个房间里的每一个人的身上都能体现出来,今天你之所以在这个房间内听我演讲,它的背后都是这个互联的中的积极的因素。
  
  而在另一方面,世界的一半人口生活成本仍然是每天少于2美元,11月18日早上习近平跟我说中国仍有一亿人生活费用是每天一美元,或者更少。所以,在我们的现实世界中有很大的贫富差距,比如有10亿人没有接触到干净的水源,有很多人无法接触到卫生设备,很多人死于肺结核、疟疾、艾滋病、痢疾等等,都是因为水源不干净,这都是穷人所面临的问题。所以,我们这个世界差距非常之大,全世界有数亿人无法上学,有数亿人他上得学基本上没有老师,也没有资源,无法接触到书籍,无法接触到电脑。即使在富国,比如说美国,美国家庭收入的宗旨考虑到通货膨胀以后,不仅仅是受到了金融危机的影响,而且在那之前我们经济的增长的驱动力主要是金融业和房地产业,他们其实并不提供多少的工作机会,而且这些大多数的经济收入基本上都集中在少数人的手中。这种集中化程度如果太高的话,那它就会限制经济的增长。有一些不平等现象是必须的,这也就是为什么中国在最开始改革开放的时候想奖励那些勤奋工作的人,想奖励那些有管理经验,有管理能力的人,那些能够创造新机会的人,为其他人创造新机会。但是,如果不平等现象特别严重的话,那么,你的消费者就会更少,你的收入就会更少,更少的人就会有能力能够教自己的孩子,这个国家的未来就会受到限制。
  
  所以,21世纪的核心就在于你怎么能够创造一个有活力,有创造力的经济,但是这个经济成果又被全民所分享,有一个真正的社会团结和社会福利。另外一个我们需要考虑的问题就是现在世界的不稳定性,大家看到了金融危机是美国开始的,很抱歉这是美国开始的,然后波及到英国、爱尔兰、菲律宾等,然后传播到全世界,在很短一段时期内,中国失去了3500万份制造业的工作,因为当时欧洲和美国的消费者无钱买中国的产品了。你必须在这个市场中有一些不稳定性,只有你失败,你才能够来奖励那些成功的人,这也就是市场的基础。但是,如果这个稳定性特别严重,这也会限制经济发展。因此,200年以来,基本上金融危机都是十年以后才能恢复,因为大家一旦受惊吓,他们就不希望再承担风险,他们紧紧抓住自己身边的东西,然后对未来有些担忧。
  
  中国在众多国家之前就恢复了经济增长,这是因为中国的储蓄率非常高。在恢复的最前期,在我们的国内就开始了经济复苏,而当时世界其他地方还没有复苏。在21世纪,我们又必须要处理如何来分享繁荣的问题,如何来减少平等不平等现象的问题,我们要创造更多的财富,来创造出更加公平,更加有活力的社会,要减少不平等。最后我们的气候正在变化,我们本地的资源在全世界各地都很贫困。因此,中国现在为了解决水资源的问题,我们中国的工程是和中国的环境保护者认为这个南水北调工程其实会有问题,因为本地的资源也有限制,它可能会成功,但是它可能也会使两条河的河水都会干涸。这些资源方面的决策是比较有挑战性的,因为我出生于一个农场,所以我对这方面有经验。我在这里这样说吧,我相信我们必须要努力和别人以正面的形式来分享资源,同时,我们肯定也会以负面的形式分享一些情况,分享一些灾难。因为在未来我们有共同的机会,共同的挑战,共同的责任,因为我们是一个共同的社区。当美国和中国合作的时候来共同避免朝鲜的核危机时我们就有一个共同的未来,这就是我们正面的合作方式,我们就必须在这方面更加前进,做更多的正面的合作。不仅是通过政府合作,同时也要通过民间的合作。(选自克林顿在“《财经》年会2014:预测与战略”上的演讲,有删节)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