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声明:

本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来电或来函!

对话仁达方略董事长王吉鹏:产融结合意在追逐垄断利润

2013-11-18 09:18来源:第一财经日报作者:未知点击:

打印转发

 

  寻求资本增值、获得高额收益,是企业的主要追求。选择产融结合作为企业利润倍增的方式,实质上是要产业资本分享金融行业的利润,同时又利用金融业为产业资本的扩大提供动力和保障。
  
  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的结合方式有很多,每一种模式的产生都有其现实原因。在当前的中国,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越来越交织在一起,这些模式是否真正意义上的“产融结合”呢?
  
  本报“产融资本时代新特征”系列访谈栏目继续深入访谈,试图对产融资本时代进行最准确的描述。本期访谈嘉宾是仁达方略管理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吉鹏。王吉鹏认为产业与金融的结合有其必然性,但中国当前的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的关系还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产融结合,而是产融组合。
  
  资本正向高收益行业转移
  
  第一财经日报:从一个产融结合时代的旁观角度,您认为中国的产融结合是如何发生的?
  
  王吉鹏:在产融结合方面,当前的国内就是一百年前的美国,国外产业发展的路径基本就是我们追随的方向。像GE他们走的都是产融模式,现在又退出了金融领域。中国现在正在进入产融结合模式,未来我们也会退出。
  
  现在国内金融发育畸形,金融服务少得可怜,但利润却高得吓人。资本从产业进入金融领域、房地产领域都是为了追逐垄断利润。因为金融行业暴利,所以资本从低利润率向高收益率的行业转移。
  
  垄断的形成受多种因素影响,不光是政策套利,市场手段也可以成为屏蔽潜在竞争对手进入的方式。比如,一方面审批制、政策扶持设置了垄断门槛,另一方面垄断企业可以联合绞杀潜在进入者。
  
  比如前段时间的某第三方支付公司遭遇“绞杀”,虽然这家企业是第一批拿到第三方支付牌照的公司之一,但银行通过中止与这家企业的合作,让其支付功能无法实现。所以,即使政策放开了,也必须要充分竞争才能打破垄断。寡头经济,也还是垄断经济。
  
  现在有一些互联网金融方面的创新,但实际上对传统金融垄断的冲击有限,还是由于管制。举个例子,外资银行放开将对国内银行造成很大冲击,但目前对国内银行的垄断威胁很小,因为很多业务都无法开展。
  
  产融结合应是商业模式而非简单组合
  
  日报:您如何评价中国现在的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的结合方式?
  
  王吉鹏:中国还没有走到真正的产融结合这个阶段,因为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结合以后会释放很多的生产力,像以前的GE集团,形成母合效应。随着金融的社会化,金融的利润与行业的利润趋同,就不会这样了,全球都是这样一个趋势。
  
  产业和金融的结合形式有四种模式。
  
  第一种模式,产业资本变成金融资本。举例而言,假设有两家理发店,一个理发店是进来一个人,理完头发走人。另外一个理发店,顾客一进来先办5000元钱的卡,每次理发收80~120元,还打六折。第一家就是传统产业,第二家就变成“小额储蓄银行”了,这是一种产融模式。
  
  第二种模式,产业资本投资金融资本。比如理发店做大了,我再搞一个典当行。产业资本投资于金融资本,然后挣金融的钱。我们现在国内绝大部分产业资本与金融资本的结合是这种模式。国内现在的产融结合到底是商业模式还是产业组合?结论是产业组合,而不是商业模式。
  
  第三种模式,就是产融结合。假设国家电网公司,有上百万的产业工人,上万亿的固定资产,每年需要上人身险,上财产险。现在可以组建自己的保险公司,寿险、财险,每年几十亿的保费就进到自己的保险公司,保险公司的投资收益很有可能就是电网实业,同时也为整个国家电网提供母合效应。金融有个备乘效应,这种结合在风险可控的情况下,其收益是非常可观的,因为它的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是融合在一起的。
  
  第四种模式,金控集团。即金融控股集团,完全由金融资本组成的金融企业,汇丰、渣打、花旗、荷银集团都是这样。国内三家试点金控集团,中信集团、光大集团和平安集团。
  
  中国企业还不是真正的产融结合
  
  日报:目前,中国的大型国有控股集团、大型民营企业集团以及关联关系隐秘的“资本系族”,在产融结合方面都有哪些特点?属于哪种模式?
  
  王吉鹏:国有企业多是第二种模式,产业资本投资金融资本。我非常希望国有企业走到产融结合这条路上来,否则社会总成本高,资源浪费。另一方面,垄断牺牲效率,最后就是整体向下。而民营企业只能做一点儿商业模式,根本做不到“融”,因为没有金融资本供它投资和使用。而这点商业模式,国内企业也做不好。比如融资租赁。在一个成熟的市场里,大家都按照产业规律和商业规则本分地做事,而不能为了占领优势牺牲游戏规则。工程机械行业在产能过剩时,销售上的恶性竞争就是如此。
  
  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本身是相辅相成的,任何一个都不能独立出来,产业没有金融就只是手工作坊,金融脱离产业就是没有血液。但是现在我们的金融一定程度上已经脱离产业在空转。
  
  德隆系等资本系族,不属于上述四种模式。用一种不太严谨的表述,这种资本系族是产业资本、金融资本与虚拟资本的结合。虚拟资本,主要是指市值。比如在收购企业时,通过将已有公司的市值炒高,然后在收购时不支付现金而是支付股票。这样,虚拟资本就变成了金融资本。但是这种收购比较少。
  
  房地产已从产业资本转化为金融资本
  
  日报:在产融框架当中,房地产是什么角色?
  
  王吉鹏:房地产应该是第一种模式,把产业转化成金融资本,称不上产融结合,产融结合是相互离开没法发展。本来是工建企业,但通过将银行、信托、基金、保险甚至BT垫资等方式引入,房地产变成了金融企业。现在房地产行业暴利,资本大量涌入,中小房地产公司即使没有银行资本的支持也可以发展。但是在市场各行业利润率趋同之后,资本就不会如以前一样向这个领域汇集。我看到有数据统计称已经有将近五万家房地产公司要倒闭。
  
  前几年地方政府投资房地产时,还可以看做是投向实体经济。因为刚需条件下,房地产对产业有很大拉动。
  
  但是现在房地产变成了一个投资品种,甚至投机品种。如果仍然把它作为拉动经济的龙头来做,就意味着资源向不应该聚拢的地方聚拢,这种配置就叫错配,社会总成本特别高。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