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声明:

本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来电或来函!

凯迪电力李林芝:生物质制油具革命性影响

2013-11-25 08:59来源:每日经济新闻作者:李映泉点击:

打印转发

凯迪电力李林芝

 

 

  在传统能源日渐枯竭的背景下,生物质能被誉为继煤炭、石油、天然气之外的“第四大能源”。根据我国《可再生能源中长期发展规划》统计,目前我国生物质资源可转换为能源的潜力约为5亿吨标准煤。
  
  与此同时,愈演愈烈的城市雾霾正在不断刺激着人们的神经,而导致雾霾天气的“元凶”就包括秸秆焚烧和煤炭燃烧。在这样的背景下,生物质发电作为一种既节约资源又保护环境的能源利用方式,迎来了发展良机。
  
  不过,作为生物质发电龙头企业的凯迪电力(行情,问诊),这一路的发展却并非坦途。困扰公司多年的燃料供应问题是否得以解决?生物质制油的前景究竟几何?公司的技术如何走向国际化?公司为何要突然“跨界”涉足页岩气?凯迪电力董事长李林芝在出席第三届中国上市公司领袖峰会前夕,就这些问题接受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专访
  
  值得注意的是,在本月28日~30日于成都召开的第三届中国上市公司领袖峰会上,格林美(行情,问诊)、华西能源(行情,问诊)、蒙草抗旱(行情,问诊)等环保类上市公司的高管们将就“环保新挑战投资新机遇”这一议题展开讨论,他们将奉献怎样的真知灼见,值得期待。
  
  生物质发电量创历史新高
  
  “生物质技术用的都是工农业中没人要的垃圾废料,通过燃烧或催化,产出电力、油品等一系列清洁能源,实际上就是用技术创新及商业模式来解决环境和社会问题。”在凯迪电力总部办公室,一位优雅干练的女士用“变废为宝”来形容公司的业务,她正是《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本次专访的对象——凯迪电力董事长李林芝。
  
  今年6月28日,李林芝被推举为凯迪电力新任董事长。上任伊始,她的担子并不轻。
  
  首先是业绩。2012年,公司净利润由2011年7.75亿元的高位陡然下滑至3444.15万元,跌幅达95.55%,扣非后的净利也下跌86.66%。
  
  致使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是生物质发电的燃料供应问题。虽然生物质燃料储量丰富,但分布过于分散,收集难度大,使得采购工作必须依赖大量中间商。由于燃料收购过程中出现了中间商腐败、恶意掺水、哄抬价格等不法行为,公司去年不得不阶段性停产以整顿燃料收购工作。
  
  与此同时,公司高管频繁离职也引发了投资者的担忧。从2012年初开始,公司在一年半时间内先后有6名高管离职。人事震荡加之业绩巨挫,公司股价也创下了近三年来的新低。深交所互动易上的交流平台一时充斥着投资者的质疑和抱怨,有人甚至对生物质发电是否具备商业化前景产生了怀疑。
  
  不过,自李林芝上任以来,凯迪电力的情况却悄然发生了变化。
  
  公司披露的数据显示,7月,旗下的生物质电厂发完成发电量9012.55万度,较6月增长53.64%,而8月~10月的单月发电量都稳定在了1亿度以上,其中10月的发电量更是创下了1.56亿度的历史新高。三季报显示,公司第三季度单季净利润较去年同期增长313.77%。
  
  一系列数据的回暖也逐步挽回了投资者的信心。近四个月以来,公司股价开始企稳回升。
  
  新收购模式破解原料难题
  
  李林芝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介绍,经过多年创新尝试,“大客户+村级收购点”的商业收购模式成为凯迪电力化解原料供应的“法宝”。
  
  “首先是大客户模式,我们与中粮集团等稻米加工厂合作,通过集团采购的方式获得他们的农业废弃物;另外是一些大的木材加工厂,我们通过签订长期协议来采购他们的木材边角料、锯末、模版等废料。”
  
  “村级燃料点设在原料资源丰富的自然村,我们在村里设立二级料场,发动农户自发收集秸秆等农业废料并实现增收,而且现在国家政策也提出对秸秆回收的农户进行补贴,这也刺激了农户的积极性。”
  
  据悉,“二级料场”指的就是在农村田间地头设立的简易燃料收集处,通过二级料场的采集,凯迪电力会进一步将燃料集中运往发电厂里的“一级料场”。
  
  “燃料的储存就依靠这两级料场。”李林芝解释道,公司一个电厂占地将近300亩,其中大半都是一级料场,而一个电厂周边一般就有十几个二级料场的供应。
  
  李林芝认为,这正是分布式能源优点的充分体现。公司通过科学选址和规划,在燃料供应最充足的地区设立电厂和配套料场。充足的燃料储存可以保证一个电厂在供应中断的情况下,维持一个月的发电,部分电厂甚至能够支撑几个月的时间。
  
  “目前来看,‘大客户+村级收购点’模式已能充分满足现有的电厂,根据我们的调研结果显示,目前我国每年产生的农业废弃物有7亿吨,其中有3亿吨是可以被收集的;每年的林业废弃物也有3.5亿吨,对电厂而言都是极其充沛的原料来源。”
  
  燃料瓶颈已经基本解除,但李林芝还有更深层次的打算。她表示,除了对外采购之外,公司未来还将建设自己的燃料基地。“我们的关联公司目前还拥有一些流转的林地,这些林地未来将会试水自主燃料种植。自主燃料种植的成本比采购还便宜得多,同时能够减轻公司对外界的依赖程度,给公司的经营带来更多的保障。”
  
  明年实现18家生物质电厂并网
  
  11月13日,凯迪电力公告显示,公司目前已经有11家生物质电厂成功并网。李林芝进一步表示,公司现在还有4个电厂正在调试,到年底基本可以实现14、15个电厂发电运行,到明年上半年可以实现18个电厂并网发电。
  
  需要注意的是,生物质发电属于政府鼓励的产业,产品的定价更高,同时还享有纳税方面的政策优惠。“现在国家给我们的统一上网电价是0.75元,远高于各地的标杆电价。国家的这一政策给了我们很大帮助,而且会长期保持下去,这使得我们的电厂有了实现盈利的基础。”李林芝表示。
  
  与此同时,生物质发电也享有CDM(清洁发展机制,是根据《京都议定书》建立的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合作减排温室气体的机制,核心内容在于允许发达国家在发展中国家实施有利于当地可持续发展的减排项目)的相关政策优惠。
  
  据李林芝介绍,凯迪电力的所有生物质发电项目均可以获得碳减排额度。因为欧洲金融危机的影响,国际市场碳排放权交易价格大幅度降低,公司生物质发电项目未将CDM收益计算在内,随着欧洲经济的复苏以及各国政府对碳减排问题重视程度的增长,凯迪电力的每个生物质发电项目未来都能获得较好的收益。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公司在今年半年报中,特别区分出了第一代技术生物质发电和第二代技术生物质发电的经营效益,而第二代生物质电厂的毛利率比第一代要高很多。
  
  “两者的区别体现在技术及设备参数上,第一代用的是中温次高压技术,而第二代用的是高温超高压技术,在能源转化效率上明显优于第一代。”李林芝同时表示,由于两者的参数差异较大,第一代电厂无法通过升级变为二代电厂。“公司目前的一代机组只剩下两个,但通过技术改造和优化管理是可以实现盈利的,我们不打算将其淘汰,但未来新上马的项目全部是第二代电厂。凯迪电力的生物质电厂技术是全国甚至全球最先进的技术,我们拥有最优质的生物质发电资产。”
  
  生物质制油获高层关注
  
  相比生物质发电,更让李林芝津津乐道的是公司在生物质制油方面的突破。当记者问及这一技术时,她连用了“革命性”、“颠覆性”两个词语来形容。
  
  据李林芝介绍,生物质制油是使用秸秆、废木等原料,通过气化合成,最终产出汽油、柴油、航空煤油等产品。按照目前的技术水平,大约4吨原料即可以产出1吨产品,产出的油品可以直接利用在汽车、飞机上,而产品的质量则与中石油、中石化的终端产品基本一致。
  
  “我曾经在长江商学院做过几次演讲,提到这项技术时,在场的很多企业家都十分震撼,他们认为这项技术甚至关系到国家的能源安全,如果今后真的实现大规模推广,那么很有可能会实现‘种植能源’时代的来临。”谈到这里,李林芝难掩心中的兴奋。
  
  这项“令人兴奋”的技术同时也引来了更高级别的关注。今年7月下旬,国家主席习近平来到武汉参观东湖高新(行情,问诊)的高科技企业时,听取了集团董事长陈义龙就生物质制油技术的汇报,同时认真询问了关于生物质制油产品和技术的相关情况。
  
  今年10月,马来西亚前总理巴达维专程访问了公司和公司控股股东阳光凯迪。而考察的核心内容就是生物质制油项目。资料显示,巴达维卸任马来西亚总理后依然在东盟地区有着很大的影响力与号召力,他目前正在关注和推动新能源的发展。
  
  李林芝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巴达维在凯迪电力考察了三天,她本人也与巴达维进行了深入的交流。临走之前巴达维专门送给了公司8个字:“行动起来,有所作为。”
  
  实际上,公司在生物质制油方面早有行动。今年6月15日,公司公告宣布停止北海4×55MW生物质发电机组项目建设,采用控股股东阳光凯迪研发的技术与工艺,分期建设生物质合成液体燃料项目。
  
  根据披露,第一期将建设一条年产20万吨生物质合成液体燃料项目,到2020年,年产量将达到200万吨。此项目将利用马来西亚、印尼的棕榈壳等农林废弃物,采用生物质气化合成液体燃料技术,生产生物柴油、石脑油、石蜡等化工能源产品。
  
  “北海项目是我们在生物质制油方面的一个试点。”李林芝指出,马来西亚的棕榈油产业十分发达,当地棕榈废弃物十分丰富,而这些废弃物具备很高的热值,是生物质制油的理想燃料。
  
  “北海项目获得了当地政府不遗余力的支持,初步同意将铁山港部分用地以及深水港码头批给我们,靠这些码头公司能源源不断地从东南亚运来廉价的棕榈壳等原料,而且海运的成本也是很低的。”
  
  而对于北海项目产品的销路,李林芝则表示,主要将通过油码头出口到新加坡等地。“我们也希望国内能打破成品油行业的垄断,这样我们的油品才能够进入国内的加油站等渠道对内进行直接销售。”
  
  除了生物质制油外,今年4月26日,凯迪电力发布一则公告,宣布出资8000万元,成立一家从事页岩气开发、勘探和利用的全资子公司凯迪页岩气。
  
  “我们之所以要投资页岩气,是因为生物质制油技术与页岩气是高度对接的,生物质炼油技术中的合成技术,可以用于将页岩气合成相关的燃油产品。简单地说,就是‘气变油’,将来开采出来的页岩气,通过合成转换成汽油、柴油、航空煤油等产品,这样比把页岩气直接烧掉更具有利用价值,而且这也符合我们公司开发清洁能源的大方向。”
  
  “目前,第三轮页岩气的招投标已经开始,我们也在积极备战。”李林芝表示。
  
  作为公司董事长,李林芝本人在今年9月增持了18万股公司股票。她把这次增持视作是对自己全力以赴的一个激励。“我想,在我任职的三年里,肯定要实现公司的漂亮转型,给投资者一个好的答复,凯迪电力一定要在生物能源方面成为真正的标杆企业,让大家相信生物能源的发展前景。”
  
  技术有望走出国门
  
  在李林芝的眼中,生物质制油比生物质发电更具商业价值,一方面是由于油品的利润普遍高于电力,另一方面则在于制油技术有着宽广的海外输出效益。
  
  “据我们获悉,巴达维从我们公司调研回去后,已经召集了几次会议,他计划在马来西亚成立投资公司推广我们的技术,并亲自挂任主席。公司方面将很快再度前往马来西亚洽谈更加详细的合作。”李林芝透露。
  
  北海项目虽然将马来西亚、印尼等地视作燃料来源基地,但公司的目光并不仅限于采购原料这么简单。
  
  “东南亚是一个很大的市场,东盟国家都缺油,而且都具备丰富的生物质资源,如果我们的生物质制油技术能够在当地应用起来,未来的发展肯定是前途无量的。”李林芝的话中,明显透露出向东南亚扩张的雄心,不过她随即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公司并不打算在海外进行直接投资。
  
  “我们将来在海外主要做技术输出,让对方投资建厂,由我们提供技术支持,同时把我们的生产装备也带出去,”李林芝表示,技术专利费和装备的出口将成为海外市场的主要收入来源,与此同时,公司也可以根据对方的销售额获取提成。这一方式能够大幅减少公司的资金投入以及海外经营的压力,同时也能有效地带动当地的产业发展。
  
  然而,真要实现技术输出,公司将免不了会与国际巨头产生直接的竞争。但当记者向李林芝抛出这一问题时,她的脸上却写满轻松。
  
  “我们的技术是全球领先的。我这边刚刚得到一个消息,最近有日本企业到马来西亚寻求当地生物质的应用,但他们的用途是发电。据我们所知,他们的发电转换效率还不一定有我们的第二代电厂效率高。相比之下,如果在原材料上出现竞争,我们是具备一定的优势的。”
  
  不过,摆在凯迪电力面前一个最为直接的问题是,目前生物质制油的核心技术还掌握在控股股东阳光凯迪的手中。李林芝坦言,现在是由大股东向上市公司进行技术授权。虽然短期内没有向公司注入的计划,但她强调:“未来大股东肯定会对核心技术做一个合理的安排和处置。”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获悉,李林芝本人将参加“第三届中国上市公司领袖峰会”,并将出席“中国基金业领袖论坛”。此外,本次峰会还设立了“环保新挑战投资新机遇”这一议题,感兴趣的投资者可登录每经网(www.nbd.com.cn)报名参会。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