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声明:

本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来电或来函!

任志强:因为你不爱听 我就说房价不涨要跌?

2013-11-27 09:07来源:南方人物周刊作者:未知点击:

打印转发

  我们被别人欺骗太多了,所以我们不愿意再去欺骗别人,只要我认为是对的
  
  想要老和尚那种境界
  
  人物周刊:潘石屹说你气场很强,常常会把人说哭,你认同他的说法吗?
  
  任志强:不是(气场)很强,而是我们(编者注:任志强很少说“我”,他更习惯使用“我们”。多数情况下,“我们”仅仅指代他个人,另一些时候可能也包含他的朋友、同行、公司或一代人)在坚持,人可以没有理想,但不可以没有信仰,没有信仰和没有理想是两回事。潘石屹即使嘴上说,但跟我面对面时,该多难听的话他照样说多难听,我要是气场强的话,他为什么还敢?
  
  人物周刊:大部分人跟你交流的时候,感觉特别有压力……
  
  任志强:那是因为你们生疏,跟我熟悉的人好像没有这种感觉。潘石屹就是说我很骄傲,也会当着我的面说,当着大庭广众之下去喊。(气场强)这个是一种感觉,陌生人总是有这种感觉。
  
  人物周刊:你怎么看待不同意你观点的人,比如在房地产问题上,一些企业家的观点和你很不同?
  
  任志强:我们在不断要求自己的言论自由,怎么可以限制别人的言论自由?不会要求别人跟我有一样的意见,但并不妨碍我们在一起共事。比如说王石,我们在房地产问题上的看法可能不一样,但跟我们一起做公益的事情没关系,该做什么做什么,该讨论问题还讨论问题,该选他做亚布力轮值主席照样选他,不表示和我们意见不一致就不能相容了。
  
  人物周刊:你在和人争论的时候从不吃亏,但有时又显得很耐心。
  
  任志强:我们只回答问题。有些批评只是骂人,那我回答他干什么?我们心里很清楚,把房价弄高的不是我,是政府,你骂错对象了,但是我们没必要跟你解释。比如说有些人会提出一些问题,为什么会这样,或者哪个问题应该怎么解释,这个我们会回答。
  
  批评有两类,一类是说你的观点不对,为什么不对?跟你讲道理要争辩一下事实,另外一类就是不分青红皂白,只要你说东他就说西,只要你说西他就说东,这类人根本不需要理睬他,有些问题是没有智力的问题,他自己没看懂,你何必去跟他争论呢?
  
  人物周刊:有没有一些普通人的批评或质疑,你是接受的?
  
  任志强:我接受很难。比如关于房地产的相关问题,我们可以自豪地说是最权威的,我们有一摞子的研究报告,大本大本的,你能做得出来吗?我有数据,你没有,你凭什么想让我听你的?包括很多地产界的人,会用国际上这个那个,引用很多东西,说服不了我,我们的数据足可以支撑我。我们并不忌讳公开承认错误。比如说对客户提供服务的东西,客户会提出很多问题,我们都公开地说如何解决,我们官方微博公开发,不把这些问题当成一个好像多大的罪过或是什么,我觉得公开解决问题反而是最好的,最能获得老百姓的理解。
  
  人物周刊:你只希望用自己的方式说出自己想说的东西?
  
  任志强:我们不是说我们想说的东西,而是我们认为它是一种真实和应该反映出来的东西,它是个事实。比如说房价要涨,不是我想让它涨就涨的,而是我们根据数据判断,认为前期土地供应和开工数量减少,而后期需求导致房价要涨。我才不管你爱听不爱听,因为你不爱听,我就说房价不涨要跌?现在说房价跌有多少数据支撑,有几个人说对了?我为什么要干这种傻事呢?实验结果是失败的还是成功的,你都得去承认它。我们被别人欺骗太多了,所以我们不愿意再去欺骗别人。
  
  人物周刊:这种个性后来让你吃了很多亏?
  
  任志强:很多,否则我也不会给市长写信了,但受委屈不等于我就垮了,我还是会去做。
  
  人物周刊:一个直率的、说真话的人,可能早期会引起周围很多人反感,但是慢慢会有更多人理解,这个在你身上会有一个应验吗?
  
  任志强:大部分媒体需要我当大炮的时候我就是大炮,需要我当公知的时候,我就变成了公知,需要我当预言家就变成了预言家,需要引发仇恨的时候,我就变成了被仇恨的人,这就是媒体,它按照它的思路和吸引眼球的路径告诉大家,任志强是什么,但是真实情况在有了微博和其他传播方式以后改变了,当人们了解更多或者接触更多的时候,就改变了。
  
  人物周刊:之前很多人骂你,你在微博上却从来不拉黑别人……
  
  任志强:我女儿能看到对我不好的信息,也可以看到正面的信息,所以她自己会有一个评价,骂我的基本上是以个体出发的,但是正面报道我的是以群体出发的,大部分是可以分辨出来的。所以,我在微博上从来不拉黑任何一个人,你哪怕有一百万个粉丝,比如说司马南可能有几百万个粉丝,我也不把你拉黑。心宽了以后,不把这些当回事。很多人不知道我不拉黑别人,所以我要不断地告诉大家,我从来不拉黑任何人,你随便骂我,爱怎么骂怎么骂。
  
  我们可以看苏轼跟老和尚去讨论问题的时候,苏轼可以任意骂老和尚,老和尚就是不生气,所以最后弄得苏轼很生气,生活中有很多这样的故事。我觉得我就是(老和尚)这样。
  
  你有什么可不幸的?
  
  人物周刊:你提到了你做很多事,是抱着信念,但是现在很多人对此却不理解、不相信,你对此怎么看?
  
  任志强:他们要是(想法)都一致的话,我就不用去回应了……我们四中这些老同学,经常在一起聚会,没有人会说,你怎么想法和大家都不一样,没有,大家讨论问题基本是在一个平台上,但是你把它放在岁数小的人身上去讨论,可能就不一样。可能这就是时代的差别,尤其是中国,在中间这一段(历史)里头,没有文艺作品和文字记录,或者说不允许记录,历史成了一段空白,所以80后不可能超越这段时间去了解它。
  
  人物周刊:你刚才说,可能晚一些时代的人,跟你们那代人经历不同,看问题的方式不同,有没有想要说服他们?
  
  任志强:我不需要说服他们。在学校,在社会上演讲,做论坛,年轻人会问很多问题,他们总希望台上的人给他一个明确的答案。我每次都强调,我们不会给你一个答案。不管是马云也好,还是我也好,都反对大家去看一些纯励志、纯精英的书,那些好像是给人们一种答案的指引,其实我们反对。包括我的书,只是告诉你我们经历过的事情,这一段的历史,你们自己去想。你们经历的内容可能和我们不一样,所以不会有同一条路,一定是自己走自己的路。
  
  人物周刊:你有没有考虑过他们的接受方式?
  
  任志强:如果要还原历史,从来不管人们对这个历史说好还是不好,赞成还是反对,真实就是真实的。历史上这么多年要讨论的问题,是不是还要指鹿为马,变成现实?我们就告诉你这就是历史,我才不管你爱听不爱听。
  
  人物周刊:你也经历了很多磨难,包括坐牢,给外人的印象,你内心强大、百毒不侵。是否有过很大的失落感和挫折感?
  
  任志强:一大堆挫折,跟这么多人打官司我都打败过,我还不挫折啊?但不能叫作挫折感。我们已经能够比较正确地认识和面对失败了。你能比别人少犯错误就是你的成功,而不是你比别人更高一等。你不要想着你哪一天能成为马云,马云可能就一个,你也不要以为你能成为马化腾,永远不可能,更不可能成为乔布斯。我们写书也不是告诉大家你可以成为任志强,不是,你只是少犯一点我们犯过的错误。
  
  你以为我在监狱没想过自杀?但是发现别人比我们更惨的时候,我们何必呢?现在年轻人跳楼,为了爱情,为了什么,我真是看不起他们,一点责任感都没有,真是不值得,人生并不只有爱情。
  
  人物周刊:会有软弱的时候吗?
  
  任志强:我们都有,否则我们怎么会跑到车里哭呢?我们只是不愿意把这些事情告诉给别人,而且在外面不能说的东西,到了家里更不能说。我可以在车里哭,但是我绝不向别人抱怨、发泄或者什么。
  
  很多人不是这样,尤其现在年轻人,就是因为他们太幸福了。尽管媒体上总说80后一代很不幸,你有什么可不幸的?似乎80后什么机遇都没赶上,你们还没赶上拿粮票的时候呢,你们还没赶上饿肚子的时候呢,到底是饿肚子重要,还是上学重要?我们还没学可上呢,还插队呢,相比之下我们比你们惨多了……所以一定要把历史告诉大家。
  
  人物周刊:80后的空虚和失落,你也没有经历过,毕竟时代不同。
  
  任志强:不是,我不这么认为,我们家有好几个80后。我们兄弟姐妹的孩子都是80后,他们为什么没这样呢?就是因为我们这个家庭传统教育好。比如说他们没有工作,会想自己去创业,创业不成的可以再去想办法,不会去抱怨这个那个的。
  
  人物周刊:你说过在北京买一套房子很容易,有没有想过,确实与很多人的感受不符。
  
  任志强:我觉得很容易的前提是你为社会做了多大贡献。如果说大学刚毕业,天天都是白吃白喝,都是享受别人的付出,你凭什么有房子?……如果连投资和市场经济的基本逻辑都没有,你还不是沉浸在那个福利分配年代吗?所有人都说房子是投资,为什么?因为给你贷款,不是投资行为凭什么给你贷款?你别管政府说不许投资房子,动脑子去想想。不懂的人才觉得我买房子一定要自己住,那不叫投资。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