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声明:

本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来电或来函!

汇丰控股主席范智廉 :我们从不把资金从中国内地撤出

2013-11-28 09:29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作者:王芳艳点击:

打印转发

  “目前全球银行业监管方向是要求我们更加简化,结构更加清晰,因此我们重整汇丰的战略核心就是更为简化银行业务。”近期,汇丰控股有限公司集团主席范智廉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金融危机后,全球经济格局调整,银行资本监管升级,简单规模扩张不可持续,如何腾挪资本提高资本回报,已成为国际银行最大的挑战之一。
  
  应对此,范智廉带领汇丰展开近150年以来规模最大的瘦身重组。他们对各个市场进行了重新评估,从部分非战略市场和业务中撤退,集中资本投入到包括中国大陆在内的新兴市场中。
  
  不过内地外资行近两年来市场份额仍仅占约2%,“中国的银行越来越强大,外资行需要差异化竞争。对汇丰而言,我们希望打造国际业务上的竞争优势。”范智廉称。
  
  他表示,一方面,人民币日益国际化,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走出国门,这将成为汇丰未来的重要机遇。
  
  目前,汇丰瘦身已初见成效,其第三季度业绩显示,列账基准税前利润45.3亿美元,同比增长30%。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从今年年中的12.7%进一步提高至13.3%。不过根据英国审慎监管局的资本要求指令IV(CRDIV)计算,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6%,仍需要进一步补充资本。
  
  银行业务“瘦身”
  
  《21世纪》:金融危机后,很多大型金融机构采取新策略,以提升财报表现。你如何评估不同银行的不同战略效果?尤其是汇丰的业务重整战略?
  
  范智廉:目前全球银行业监管方向是要求我们更加简化,结构更加清晰,因此我们重整汇丰的战略核心就是更为简化银行业务。
  
  从规模来看,我们的资产规模不可能再度大规模扩张,近两年我们正在做的就是更好地在全球分配资本,撤出汇丰银行在当地所占市场份额不大、竞争优势不明显的区域和业务,然后集中资本投入到我们的重要市场。目前来看,除了香港和英国两大主市场,亚太地区的中国大陆、印度、印尼、越南、澳大利亚、马来西亚、新加坡、中国台湾8个市场是我们重点增长区域。
  
  回顾历史,很多步骤不可避免,比如过去20多年,银行业不断扩展所有领域所有业务。但未来银行会更加聚焦于独特的业务,做出特色。
  
  《21世纪》:外资行在内地市场份额近两年仍然只占2%左右,外资银行未来在中国银行(行情,问诊)业的主要挑战是什么?汇丰银行在中国下一个利润的增长点在哪里?
  
  范智廉:中国的银行越来越强大,管理更好了,同时也变得更加复杂。外资行需要差异化竞争。对汇丰而言,我们希望打造国际业务上的竞争优势,例如我们的经验、国际网络以及品牌效应上具有一定优势。
  
  此外,中国自贸区的设立将有利于外资银行在中国开展业务。
  
  《21世纪》:亚洲金融危机后,诸多银行将发展重心转移到新兴市场,但目前来看,新兴市场也暴露出较大的风险。你如何看待新兴市场的风险?预计未来亚太地区对利润贡献占比会达到多少?汇丰对交行和上海银行的持股会不会有变化?
  
  范智廉:之前我们曾经界定新兴市场和发达国家市场比例,大约在60%/40%,或者三分之二/三分之一,但实际上这是个虚假的设定,因为这样就必须把香港纳入新兴市场,而实际上香港经济较为复杂,它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新兴市场。同时,例如欧洲地区的公司和亚洲、拉美存在业务往来。因此,我们未来将不再简单按照国家区分业务板块,而是按照贸易和经济发展的集群来分,例如大伦敦区域、珠江三角洲、墨西哥、拉美区域等。
  
  谈到投资,在历史上,市场存在不少的机会购买金融机构股份,但在当时,包括我们和中国的投资者谁都不能确定什么才是成功的商业模型。入股尘埃落定之后,各种变化也难以预见,有些机构扩张非常快,同时监管政策也发生较大变化,而我们能做的也就这么多。在未来,我们将不断进行评估,看看如何扩大内地投资。我们从不把资金从中国(内地)撤出,而是直接投回去。但是自己直接做,还是通过合作伙伴来做,这当然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司法体系待健全
  
  《21世纪》:中国的金融改革开放正在进一步加大,同时伦敦希望建设离岸人民币中心,在这个过程中,汇丰面临什么样的机会和挑战?
  
  范智廉:一个货币市场要想发展起来,要素之一就是交易对手方要有信心,相信法律可以很好的执行,同时合同能够被良好地遵守。有这个作为基础架构,市场会继续发展,那些交易活动量最大的市场会胜出。换句话说,有了很好的法律环境,交易对手方也有信心的话,市场拥有足够的活动量和流动性,就不会被打败。伦敦的历史、其所在时区和其他一些要素,令其在外汇交易方面一直处于全球领先地位。
  
  从长期来看,中国将有三个主要贸易中心。其一是在亚洲,可能是上海、香港或新加坡。对欧洲来说,这样的中心是伦敦。在北美地区,这样的中心可能是纽约或者加拿大。但无论如何,货币一定要在三个中心都能够实现结算。要想让人民币变得像中国和世界所期待的那样重要,必须在上述三个中心都实现结算。
  
  现在开展人民币结算业务的银行主要仍然是中国的银行,但这项业务要继续发展,一定要找到在中国之外的对手方。从这一点看,汇丰是一个具有天然优势的银行,市场份额大,也是离岸人民币业务的中心。目前汇丰在全球50多个国家开展业务,同时汇丰非常了解中国。
  
  《21世纪》:中国正在推进利率、汇率市场化及资本账户开放的金融改革,但与此同时,随着美国量化宽松政策的调整甚至退出,跨境资本将出现频繁的流动,而中国宏观经济也进入结构调整期及去杠杆的周期,那么国内外宏观形势的变换对于中国的金融改革将带来哪些挑战?
  
  范智廉:汇率和利率改革所面临的国内国际挑战是一体的。中国需要建立两大支柱,一是近期深化国内债券市场的改革发展,这是很有必要的。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创立一个养老投资系统,而养老金系统的发展将促进对证券的需求,这将有利于货币投资获得稳定的收益比例,这对于货币的国际化是必不可少的。
  
  第二个挑战是,外国公司对中国法律体系的了解还不够,中国应进一步完善和健全司法体系,促进国际争议在中国境内能够获得公允的解决,而完善司法体系需要一定时间。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