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声明:

本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来电或来函!

特朗普频频威胁退出WTO 国会欲阻止其臆想

2018-08-09 12:02来源:中国企业新闻观察网作者:chinaenwc点击:

打印转发

美国总统特朗普退出世贸组织(WTO)的想法,成为促使美国国会共和党在贸易问题上倒戈的又一充分理由。

负责监管贸易问题的众议院筹款委员会主席、共和党众议员布雷迪(KevinBrady)8月6日表示,虽WTO不完美,然如特朗普非要退出WTO,国会定要维护美国的WTO资格。

“答案是,是的。”布雷迪表示,退出WTO的举动,必须得到国会批准才会放行。按照WTO相关规定,如成员希望退出WTO,必须在退出6个月之前提出申请。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经济学院教授程大为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指出,WTO并不是一个想退就能轻易退出的组织。正如同加入WTO、取得最惠国待遇时要同所有相关成员方谈判一样,退出也需要谈判,没准还要付“退出费”。

若企图退出必遭国会阻止

从竞选总统阶段至今,特朗普曾多次暗示WTO对美国不公,且希望对此“做点什么”。

据美国媒体报道,特朗普经常向身边人抱怨,WTO就是世界上其他国家弄出来,一个用来限制美国的组织。更有其身边人士匿名表示,特朗普威胁退出WTO的次数已经超过100次。

这一持续表态令美国国会共和党人神经紧张。此前,共和党内形成一种策略共识,即在中期选举之前,不在贸易问题上同特朗普公开唱反调,一切有待“秋后算账”,然而特朗普持续退出WTO的威胁打破了这种党内共识。

迹象之一即为美国参议院在7月11日批准了的一项非约束力议案,在这项议案中,国会表明希望在涉及国家安全的关税决策中发挥更大作用。值得注意的是,这项象征性决议是由一位共和党党员提出的。

布雷迪指出,WTO以及其争端解决机制是有缺陷的,在此方面毫无疑问:判决时间过长且经常不守时,而且很多时候并不是基于事实的贸易决定,而是政治决定。

根据卡托研究所(CATOInstitute)的一项研究,美国提交给WTO的案件中,有91%胜诉,胜诉率还是相当高的。

美国彼得森经济研究所研究员胡保尔(GaryeHufbauer)亦指出,如果特朗普希望退出WTO,则需要国会的批准,因为正是国会在1994年通过立法,批准美国加入WTO。

胡保尔援引的是《1994乌拉圭回合协议法》。该法律第125节规定,每5年美方对美国参与WTO进行审查,在此后90天内,美国国会任何成员都可以提出议案申请退出WTO,为了使这个问题不在国会委员会中搁置,法律还规定众议院或参议院应在议案提出90天后必须对美国是否退出WTO作出决定。而如果该议案得到国会两院通过,美国就可以申请退出WTO。

历史上,美国于2000年和2005年均有议员提出过退出WTO的议案,2000年众议员投票结果为56票赞成,363票反对,2005年赞成票增加至86票,338票反对,因此上述议案均未进入参议院。随后在2010年和2015年,根本没有议员提出美国要退出WTO的类似议案,而美国下一次提交上述5年期审议报告的日期是2020年。

胡保尔指出,目前国会共和党在该问题上计划反抗特朗普的原因在于,对于美国而言,离开WTO意味着一场高风险的经济赌博:虽然在没有WTO的束缚之下,美国可以对广泛的产品大量征税,然而WTO国家也可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这将令美国处于竞争劣势之中,让我们面临真正的极大危险,铸成大错。”胡保尔并指出,这一程度同目前的钢铝关税和汽车税都截然不同。

“钢铝关税涉及200亿美元产品,汽车关税涉及大约2000亿美元产品,WTO则意味着一切(产品)。”胡保尔指出。

美不忘利用WTO

虽然威胁退出,然而美国并没有放弃借WTO的为自身谋利的机会。就在7月16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发声明表示,美国已就欧盟、加拿大、墨西哥、土耳其等五国对美钢铝关税实施的关税报复向WTO分别提出五项申诉。

在USTR的声明中,美方反咬一口,坚称美出台钢铝关税是为了保卫美方的国家利益,且符合美国法律与国际贸易准则,而来自于各方的反制措施却并不符合国际原则。

不过,美方一下子“告了”五个成员的行为让各方忧虑,目前已经出现人手短缺问题的WTO争端解决机制上诉机构是否还能承担这样的业务量。


近年来,美国对上诉机构的职能表现出了十分不满:在美国奥巴马政府2016年的决定中,该政府就曾经反对重新任命上诉机构成员,而特朗普政府则延续并发展了这种做法,目前已经阻止了所有的新成员任命。

第一财经记者获悉,上诉机构的一位法官斯旺森(ShreeBabooChekitanServansing)的任期即将在今年9月30日结束,如果斯旺森不能连任,从今年10月开始,上诉机构将仅剩下3位正式法官。届时如果上诉大法官不够用,那么各方也就无法实现上诉。WTO最重要的仲裁体系也将陷入名存实亡的瘫痪状态中。

据第一财经记者了解,最近一次在7月20日的WTO争端解决机制例会上,美国再次拒绝了开启新法官甄选程序的建议,且在改革方向上也拒不表态。

程大为认为,若因美方通过阻挠人事任命的方式,造成了WTO争端解决机制的实质性瘫痪,此举是很恶意的。因为若上诉机构瘫痪,就算走到上诉这一步,也没有法官进行审理;另一方面,这已经对世界贸易体系造成了实质性损害。


相关新闻:

下一篇:没有了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