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声明:

本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来电或来函!

山寨口红、制假售价、微商泛滥......高冷“抖音”正在沦陷中

2018-03-16 11:12来源:中国企业新闻观察网作者:chinaenwc点击:

打印转发

说起抖音,潮、高逼格无疑是它的代名词之一。

可最近高冷的抖音却因为刮起的自制化妆品和微商之风而走下“神坛”,卷入了制假售假负面风声中。

当平台成为流量聚集地,注定就逃不开蜂拥而来的三无产品和微商吗?

“沦陷”的抖音

纵使你逼格高冷,被盯上的还是被盯上!

风头无两的抖音被爆出现制假售假现象,1支山寨口红成本不足10元,高冷的抖音面临着口碑风险。

近日,不少抖音用户发现,平台上刮起了一股公开发布自制“大牌”化妆品的视频。随便一搜“自制”和“口红”相关的用户就弹出长长一串名单,各类自制口红、面膜达人齐齐出现在列表中。

小红随手选择了一位粉丝两千多人的达人,发现对方300个作品里,几乎都是与口红有关,其中不少都展示了自制口红和其他化妆品的部分过程。下面这个短短9秒的视频正是自制唇釉的最后一步,其中最大的亮点莫过于阿玛尼和CPB等大牌瓶身了。


在平台中,类似这样自制“大牌”化妆品的视频不少,部分播主甚至会将自己的微信等社交联系方式放在简介中,公开售卖自制产品。

问题是,公开售卖的自制产品没有经过安全消毒和无菌检测,产品成分更是不甚明晰,将这样的三无产品套在某大牌瓶身就成了产品,这让网友如何放心?

“没有经过检测的三无产品用在脸上,也是心大。”“这真的不是造假吗?”不少人对于此类造假行为表示了质疑。

不止三无产品在热卖,最近渴望向抖音进军的除了公会们还有微商。小红所在的短视频用户群里就有不少人向小红爆料,抖音最近被微商占领了。

“主页留着微信的那些小哥哥,抖音还在推他们。”资深抖音用户YOYO向小红吐槽微商们套路太深,“有些首页会有联系微信,甚至你关注对方之后,他们还会发私信要你加。”

在好奇之下,YOYO加上了一位小哥哥的微信,结果对方向YOYO推送了另外一个微信号,“小哥哥”也成了“小姐姐”,在朋友圈卖起了三无的减肥和美容产品,看破对方套路的YOYO立刻将对方删除。

“听都没听过的三无产品我可不敢买,担保不齐别人受骗,感觉以后玩抖音也要谨慎了。”YOYO吐槽道。

抖音有多火?

上线500多天,在数据研究机构App Annie发布的2018年2月份全球APP排行榜中,抖音以黑马姿态杀入,并以全球排行榜第7,市场第2的成绩力压微信,笑傲行业,其走红速度堪比2016年的快手。

与快手不同的是,走音乐类短视频路线的抖音有着自己的技术门槛,自带时尚、高逼格的标签,这也让抖音走红成了口碑与名气的双丰收。

然而在抖音上刮起的自制化妆品和微商之风,却让抖音不再那么纯粹了。

流量双刃剑

哪里热,就扑向哪里!这不仅是普通用户们的从众心理,还有对流量无孔不入的商家,其中当然也包括大批三无产品和微商们。

在抖音之前,三无产品商和微商们瞄准的多是短视频流量之王——快手。其中,著名微商W和C两人就在快手上拥有千万粉丝,其成功套路也十分类似。

进驻平台后用大手笔打赏与网红打好关系,网红们会自发让粉丝们帮忙“点点关注”。在混个脸熟后,商人们会邀请头部网红帮其产品和项目做宣传,甚至让其加入团队,吸引粉丝参与,而本金没有那么多的商家则会选择中小主播进行宣传导流。这样的发展模式,也引发了不少纠纷。(相关链接: 快手百名粉丝联名举报,多位千万级主播为微商口播,代理伪装主播“设局”)

除了微商产品,各种没有经过质检的三无产品都流通其中,粉饼、面膜等最常见的护肤化妆产品外,甚至还有小型自制飞机在售卖。一台无任何生产即通航证照的“小飞机”13万起卖。

即使监管缩紧,但商家们依然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既然不能在简介里打广告,那商家们就把它做成图片放在背景里,植入视频里。

而在快手严查之时,抖音正在快速崛起。

之前抖音广为流传的“秘制蘸料”和“奶茶攻略”,都给海底捞和网红奶茶们造了一波并不小的势。从这边能看出,抖音作为2017年的短视频黑马,有着不容小觑的带货能力。

一边是管理的收紧,一边是流量新蓝海,所谓“属性不和”在流量面前都是浮云,商家们自然而然涌向了抖音。

自立门户卖东西和帮人带货成了中小网红们的变现的好方法,向来“挑剔”的抖音也难以避免。

难解监管难题

作为UGC视频平台,用户为平台贡献了大量内容和流量,却也难以阻挡因为用户泛滥导致的监管问题。

虽然不少视频直播平台在用户协议中都对其进行过相关要求,但短视频平台针对广告的规范依然有漏洞,泛滥的三无商家广告便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

不过自去年下半年起,随着监管的收紧,平台们相继出台了管理办法,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比如封禁不合法规的用户,快手上豪刷几百万礼物的W、C等微商们账号被封,对于为其广告的网红们进行相应的处罚,如快手粉丝前十的王乐乐就曾被官方封直播间3天,原因正是涉嫌宣传推广资质不合规的品牌。

而平台用AI智能+人工的方式过滤关键字把关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至少小红是搜不到带有“走私”这类明显非法的用户内容了。

不过现在的环境依然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既然不能在简介里打广告,那商家们就把它做成图片放在背景里,植入视频里。曾有网红“二驴的”在官方封禁微商后爆料,没有微商加持,其直播收入缩水了近一半。

“以前每天都能赚个20-30万,现在一天能赚个10万就算吃饱。”此类商家为平台带来的流量与财富,也让部分平台不忍下狠手。

在发文之前,小红看到被封号的某知名微商也重新换号回归快手,而如今去掉微信联系方式,选择用微博导流的她,不久前粉丝又突破千万......

看来,仅靠封号难以遏制各大平台的收到的制假售假冲击,而在巨大的商业利益面前,指望商家自律似乎也不太现实,注定还会有更多抖音“沦陷”。

如何营造干净的消费环境,平台监管之路依旧任重而道远。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