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声明:

本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来电或来函!

【尖峰对话】文化产业崛起新路径

2013-12-09 09:58来源:中国企业新闻观察网作者:未知点击:

打印转发

 

  徐浩然:各位好,这场这么多人看来对文化产业比较感兴趣。给大家介绍一下我们四位嘉宾,张昭先生乐视影视CEO,田明先生来自于星空华文国际传媒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宋柯先生来自于恒大音乐公司懂事总经理,最后一位是吉林动画学院的董事长郑立国先生。非常欢迎大家参加我们这场论坛跟文化产业有关的叫做文化产业崛起新路径。我自己介绍一下徐浩然远东控股集团董事也是全国品牌专家,我还有最早中国国家文化产业的博士。
  
  最近文化产业火体现五个方面,第一个政策方面国家十七届六中全会对国家文化产业大繁荣大发展。第二产业方面,政产学媒资。第三学术论论方面,文化产业这几年理论也是非常强大,我是中国最早国家文化研究产业的博士,我出了一本书文化产业管理。第四方面就是媒体,我们新媒体新技术新渠道导致我们文化产业方式跟以前完全不同,各种媒介让我们第一时间接触到所有的文化产业,用大文化产业概念来讲微信、微博都属于文化产业。第五方面就是资本,资本对文化产业青睐有佳。
  
  我们今天围绕三个话题,第一个资本如何激活文化企业的潜能,第二文化产业如何和互联网链接,第三我们下一个文化产业的引导点在哪?各位先说资本的事,大家自己的企业有没有进行融资或者有上市或者有这种准备和打算?或者说现在对文化产业你们的融合到了什么样的程度?我想从资本的角度先谈谈好吗?还是先做一个自我介绍,顺便介绍一下自己企业,然后咱们再回答这样一个问题。
  
  张昭:乐视影业到昨天两年零九个月的企业,我是两年零10个月以前离开了现在创业板公司光线传媒,我过去用五年的时间做了光线影业,然后光线上市我就离开和乐视网的创业板上市公司大股东贾乐廷先生创建了乐视影业。2013年乐视影业票房突破了10个亿,行业当中排列第三民营的。乐视影业自己投资拍的电影超过10个亿,今年进入三甲、华谊、光线、乐视。今年我们事比较多,做了两部非常有争议的电影,第一部就是《小时代》,第二启动了和张艺谋导演的合作。张艺谋导演跟我们合作的第一部影片《归来》也差不多拍完了,明年差不多会跟大家见面。第三我们完成了新一轮融资,估值在16亿17个亿左右,大概是这样一个简单的情况介绍。我们把我们公司定义成互联网时代的电影出品和发行公司,对整个制、发、放、营销进行系统性的互联网的改造,这就是乐视影业。
  
  徐浩然:我觉得大家应该给乐视一点掌声,成立两年零九个月就进入到制作电影的前三甲,而且票房过10个亿,融资这么多,市值这么高。下一位包括田总公司估计也就是那么几年时间吧?
  
  田明:星空传媒是老产业,以前是默多克新闻集团子公司,我们星空华文有三部分业务。第一部分是传媒业务,星空卫视中文台,星空卫视国际台,我们囊括电影鼎盛时期的代表作。我们有创新制作公司,制作了《中国达人秀》,《中国好声音》,《舞出我人生》,还要跟中央电视台推出中国好歌曲,出彩中国人,还有中国好功夫。从我们公司成立第一天起就是和资本紧密关联,华润文化产业公司是发改委批的第一个文化产业基金,第一个内容,第二渠道,第三商业模式,在三者关系串联当中起到串联作用其实是资本在这里流动。大家看到国际传媒业的购并和整合让人眼花缭乱,这个当中就是渠道在寻找内容,内容在寻找渠道,要获得商业价值的最大化,从而成为资本的增长点,谢谢。
  
  徐浩然:星空华文做了这么厉害的节目,《中国好声音》、《中国达人秀》等等。我们宋总在麦田唱片,华纳都待过,出来跟恒大合作搞了恒大公司。
  
  宋柯:我们公司注册有两年了,但是我跟小松新团队过来刚刚一年多一点,恒大音乐现在许老板是大股东,我跟小松是二股东,因为暂不需要融资,今年主要干的业务就是收购别人。我们主要立足于两个方面,因为我做了将近20年音乐,现在就想做减法把事情简单化。第一方面就是很好解释我跟许老板探讨我跟他举例子版权就是土地,目前音乐版权价值没有完全彰显,但是至少存点没有坏处,我们疯狂收购了十几家公司一万八千首音乐的版权,量占到国内有流行音乐版权出品数字的20%,总量在10万什么的。版权作用在传统版权和数字版权上,主要是数字版权上我们有比较长时间的积累,在手机运营商和互联网有长期积累,针对未来应该在近两年有一次重大崛起的一个版权市场。第二个回归到音乐最本质就是现场演出,今年我们从九月份开始短短三个月时间做了将近30场巡回音乐节,这个国际上也没有先例,国际上是两三天,三四天可能一周在某个地方做音乐节,像我们把音乐节做到30个城市还没有。另外一个音乐节的模式向电影联系,主要是票价,中国电影演出票价太高,主力城市都是500块钱左右正式演出。我们有点像电影初期票房不够支撑但是商品植入可以做一些补充的前提下,我们几个大赞助商可能大概给我提供的赞助足以让我支撑这个事,我们明年增加六十,这个模式第一给大家带来非常好演出,第二把这个门槛降低了,就在这两方面做工作。业绩我们没法跟两位比,即使这样我们作为一个新公司,我们今年营收做到小两千万的利润就算不错,在音乐行业里面凑合。
  
  徐浩然:两千万净利润也不错了,唱片这个基本上很少人做了。这么多年做唱片的人转向数字版权整个一个变化,我们给我们宋总一点掌声。最后我们这位嘉宾跟前面三位都不一样比较有特点,第一跟我都一样打着领带,做音乐的人都比较随意,咱俩都是做过教授,吉林动画学院很有名,你是世界最大培养文化产业的基地或者是学校,当然是民办的学校,十几年的历史给大家介绍一下。
  
  郑立国:各位同仁大家下午好,我是来自吉林动画学院我是35岁的时候2000年创办了吉林动画学院,是民办本科院校,在校生一万两千人,下面分了七个分院,都是跟文化产业息息相关。学校总投资规模将近20亿元,在发展过程中形成三大办学特色,第一开放式国际化,因为动画教育和动画产业发展是中国在文化产业发展过程中一个瓶颈,所以我们在97年到99年一直在论证,在动画产业发展过程中什么是制约了它的发展瓶颈在哪?经过调研之后感觉到教育责任让我们创办了动画学院,在师资队伍建设方面我们积极和国际行业协会和国际专家学者包括好莱坞大牌的学者专家进行对接形成一个特色。
  
  第二个学演产一体化,学生和产业对接形成了一个链条,在学习的过程中一个是专业基础学习,第二充分了解市场需求和产业需求,知道要学什么,老师知道要教什么,学校在战略层面顶层设计知道做什么。第三我们形成创意产品高科技化,以科技创新为支撑,支撑文化产业和内容产业的发展。研发过程当中我们注重以前沿高端技术为主提升一些文化产品的视觉冲击力,这是我们形成的三大特色。在办学规模上吉林动画学院在全国是一个拥有三个基地,并且又是一个独立设置专业普通本科院校,既是国家教学研究基地,又是国家文化动画产业基地,又是国家文化产业示范基地,我们和国际对接当中也争取和国际进行融合。一个是专家教授融合,第二产业内容融合,第三是技术融合。发展过程当中我们形成在动画领域在专业领域据国际行业协会评价我们是全世界在动画领域独一无二学研产一体化的模式,所以这个也增强了我们的一个信心。刚才徐浩然关于资本市场规模化推动的问题,因为我们是教学单位,我们利用学研产一体化的办学特色,我们积极打造文化产业和文化品牌。今年12月30号我们有一部分电影青蛙王国3D电影即将上线,这个片子掀开动画电影贺岁片的一部动漫片子。我们内心也是不能复杂不敢多想最后是什么结果,我相信我们制作力量和制作水平也是非常棒的。咱们有几位做影视时像张总大家都知道中国动画电影最近几年特别3D动画引起大家高度关注,都认为在3D动画发展当中是市场前景最好的,因为它不光是一个内容,更重要是技术来支撑内容让大家所接受。我们也是积极的在推进动画电影或者以动画为主体产业结构能快速进入资本市场,因为我们也是积极寻求一个是借壳或者进入创业板,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对于文化产业发展整体深化改革这一方面产业上已经放开了,十八届三中全会规模化产业我想在这一方面也是给企业提供一个很好的商机,所以这种情况下我们也是积极的推进资本市场的进程。
  
  徐浩然:谢谢,第一波跟资本大家都谈了一点关系,当然也做了一个很好的企业介绍,第二波我们集中这个焦点,我们现在说文化产业隔壁还有一个互联网什么论坛,现在说什么产业都离不开互联网,所以第二轮话题集中在你这个产业你这个企业和互联网发生了什么关系?最有发言权就是乐视了,你们渠道不同,有的通过演唱会、数字音乐版权,有的通过电视节目,有的通过硬件收看设备,你看乐视电视今年很火,很多做互联网的产业都向硬件厂商上游做倾斜,把硬件厂商搞得很被动,咱们乐视是什么模式,你乐视影业和乐视电视机是什么关系,和互联网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
  
  张昭:大乐视是一个集团我们有很多生态,可能大家会看到一些乐视农业,开玩笑,什么样生态离不开互联网。大乐视包括平台、内容、终端、服务,路上很多朋友跟我说你电视机这么好能不能付水电煤费都有了,乐视服务功能跟背后云平台支撑随着我们跟许多其他支付对接起来以后,就是支撑娱乐加生活平台,基本上这样一个概念。乐视提出五屏联动,电影屏、智能电视屏、PC屏、ipad屏、手机屏,这些屏的联动会带来整个产业渠道内容营销方式的革命,基本上是这样一个概念。乐视影业负责内容,内容这一块我做这个跟大公司都有一个共识,这个共识就是互联网对中国电影产业化带来几十年未遇的一次战略机遇,为什么这么说?中国电影产业过去就是内容加渠道的概念,我们有万达影院院线。五年以前中国电影年产量200多部,进电影院七八十部一百部,今年电影产量达到700多部,进电影院二百七八十部,但是国家用各种政策催生这个产业变得越来越大。但是不要忘记我们面临一个槛是2018年根据WTO的约定,2018年需要开门,面对产业全球化的挑战,这个产业是变强了还是变弱,肯定是变大了,但是是变强了吗?实际上我讲的战略机遇就是基于这个。中国现在电影投资回报率只有20%的影片是挣钱的。电影院从2010年开始上座率在逐年微弱的下降,为什么?电影院越开越多,然后上座率自然越来越多,其实这个问题产业变成一个哑铃,头和脚越来越大,然后不断降低投资门槛,督促支持大家建影院,不断降低门槛让多拍电影,可是我们消费者我们观众实际上增长严重低于影片数量增长和影院增长。从资本来看这两头都出现了,这都是投资驱动,派片和开电影院都是投资驱动,两头就出现了通货膨胀,演员成本越来越高,制作电影越来越高,因为是高科技,地的租金越来越高,但是我们腰相对来讲一直没有壮大,腰就是渠道。任何一个产业一定是终端到渠道再到产品。中国电影最大问题就是渠道非常非常弱,过去大家有错觉渠道就是影院,那是那个商业模式。什么是渠道?渠道就是互联网给中国电影产业带来一个很大渠道,这个渠道就是说你得要保证消费者能够用一切方法到终端里面去。有人问我你是出品公司,你是发行公司,你是制作公司,我说不是,我是营销公司。电影作为文化产品它在消费者心目当中的位置是整个中国电影行业最弱的能力。
  
  也就是说我们如果不能够利用互联网提高战略消费者能力,争夺消费者资源能力的话,这个产业很快被外来产业,因为产品比不过好莱坞,终端是死的,没有更多的人进来,超级电视不断把电影院观众按到了沙发上。我们把这个产业营销环节改造,中国有六亿网民,中国电影院观众只有八千万,我指电影观众是一年看三次电影以上的,这个就是这个产业的机会,所以说互联网是中国电影产业多少年几十年未遇的一次机遇,抓住了2018年开门的时候你比好莱坞还牛,因为好莱坞完全是内容驱动的市场,他们终端市场很成熟,他们营销模式靠传统媒体,默多克为什么把传媒和内容剥离,很深原因是说90年代好莱坞产业靠传统媒体支撑起到一定规模,但是传统媒体和互联网相比出现很大问题,要剥离重组,重组方向就是新媒体,乐视影业和乐视影视就是让网民在互联网看电影也驱动他们往电影院看电影。这是电影行业和互联网产业结合的机会。
  
  徐浩然:年轻人我国产片在家里看网络的,国产片没有什么大制作看网络就行,美国大片声光电我到电影院看,对这种观众你有什么办法?
  
  张昭:《小时代》一上影轻而易举打败了《超人》,《小时代2》上映的时候比《环太平洋》拉到了30%。电影院两种功能,第一种超级视听体验,第二种体验就是社交。如果中国电影都能够想《小时代》这样满足一群人或者几群人的社交需要的话,因为好莱坞电影很难社交离你社会生活很远。万达的老板在《小时代1》上映当天给我打了电话,他说我们这么多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影院让女中学生占领了,成群结队她们来社交来了,电影本身是生活的环节,我们这么多年把电影的娱乐价值从生活内容剥离出来,现在要做的事情通过互联网把电影还给生活。国产电影真正生机是社交化。
  
  徐浩然:这个倒是让我们眼前一亮,看电影目的是社交。你公司创造了这么多优秀的电视节目,但是你知道电视也被人说成是传统媒体了已经在互联网面前似乎有点软弱无力。你跟网络有没有产生更好的链接,跟咱们分享一下?你网上的观众多还是电视机前的观众多?
  
  田明:《中国好声音》第一季就有几亿点击量了,可能从收看的习惯方式来说,可能是网上多。从根本的商业模式我们是电视传统的商业模式更大,上海举办中国网络视听大会,这个大会我们提了一个观点互联网已经渗透到我们生活方方面面,但是在视听领域互联网目前还没有掌握议程设置的能力,大部分起码在电视和电影这个行业是进行二次的传播,它没有一次的传播议程设置能力,谁掌握议程设置谁就掌握话语权。好莱坞掌握了议程设置的能力,掌握电影的风潮。我们做和中国大众息息相关,触及中国大众心灵我们自己的娱乐。我们和互联网的联络和关联来说以《中国好声音》为例我们是跟互联网视频进行了一个创新的合作,第一季《中国好声音》我们在所有视频网站同步播出,创造海量播出和影响力,但是商业模式我们不成功,我们只获得了一千多万的收入。第二季《中国好声音》采用独家授权,我们获得了几倍视频销售收入,搜狐也获得了巨大流量提升,对电视真人秀节目进行招商他也获得了收入增加。文化创意产业从内容到渠道大家讨论非常多,刚才张总很多谈到了营销和渠道,最后《小时代》又涉及到内容,实际上我们认为商业模式创新上对中国文化产业发展更有异议。可以推动我们文化产业真正的做大做强,我们今年进行一台一网商业模式,《中国好声音》创立独家视频销售模式之后,今年整个电视行业都改变和视频网站合作模式,不管是湖南还是江苏还是其他卫视他们优秀的电视综艺和真人秀节目都是采用独家视频合作模式,这种合作模式成为全新的合作模式。我们去年基础上下一季的《中国好声音》可能跟腾讯合作,和腾讯合作的同时我们也想进一步利用它的QQ和微信这些平台进行营销,而且我们和腾讯游戏紧密捆绑,《中国好声音》游戏希望和第三季《中国好声音》播出的时候同步在微信平台上退出,这都是跟互联网紧密相连。上个星期四我们工信部发了4G的牌照,我认为移动互联网是我们真正巨大的机遇,进入移动互联网的时代三大电信运营商可能都会成为去电信化的三大媒体。他们有可能改变整个网络视听和我们传统视听的格局。而可能催生出全新的内容模式和商业模式这是非常值得大家关注的。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