版权声明:

本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来电或来函!

中石化百万员工哀悼青岛东黄输油管道爆炸遇难者

2013-11-29 08:56来源:京华时报作者:weizhi点击:

打印转发

  昨天是青岛“11·22”东黄输油管道泄漏爆炸特别重大事故的“头七”。当天上午10时33分,中石化总部及所属100多家企业在各地同时举行哀悼仪式,百万员工沉痛悼念事故中的遇难者。同时,中石化将11月22日定为中石化安全生产警示日,以缅怀逝者,警醒后人。
  
  灾区群众工作应急指挥部成立
  
  昨天是东黄输油管道泄漏爆炸事故“头七”,部分死者家属按习俗送别逝去的亲人。青岛当地没有组织大规模悼念活动,事故现场附近也几乎没有自发悼念活动,群众生活正常、有序。
  
  记者从爆炸事故处置现场指挥部获悉,昨天11时,事故受灾区域群众工作应急指挥部在青岛成立并召开会议。会上,青岛市和开发区与会人员集体向事故遇难者默哀。
  
  另据青岛市政府新闻办官微“青岛发布”消息,爆炸事故处置现场指挥部第九次全体会议决定,刘公岛路至入海口段排洪暗渠改建为生态休闲景观明渠,目前设计单位已做出初步设计方案,方案进一步深化后将按规定公示,征求广大市民意见。
  
  中石化全员举行哀悼仪式
  
  中石化新闻办公室官方微博“石化实说”昨天中午发布微博称,上午10时33分,中石化总部及所属100多家企业在各地同时举行哀悼仪式,百万员工沉痛悼念事故遇难者。并将11月22日定为中石化安全生产警示日,以缅怀逝者,警醒后人。该微博同时发布了8张各地员工默哀的图片,一线工人均脱帽肃立,其中位于黄岛清污船现场的默哀照片特意做成了黑白色。
  
  中石化管道储运公司新闻中心官方微博昨天同步更新,称该公司在此次事故中共有17名员工遇难。当天上午10时半,公司所辖14个省区市的万里原油管道上,万名员工和家属、离退休老同志怀着沉痛的心情,肃穆伫立,面向事故发生的方向,在油库、码头、泵站和家中,向在事故中遇难的人员默默哀悼。
  
  □逝者
  
  孙晓林39岁,消防员
  
  临出门对女儿说以后早餐爸爸来做
  
  因为女儿要上早课,陈芳22日早上5点多就起床做饭了。丈夫孙晓林很心疼,7点半临出门上班时对女儿说,以后早餐爸爸来做。此去却成永别。
  
  此次爆炸事故,中石化黄岛油库共有6位消防员遇难,39岁的司机孙晓林年龄最大。原油泄漏发生在凌晨3点,不少市民曾在路口见过消防车和司机,他们是配合管道维修人员执行防火任务。10点25分左右,大爆炸瞬间而至,孙晓林和他的消防车一同被掀翻。
  
  油库职工及亲友均给了孙晓林极高评价:身高180cm的他生性善良,且为敬业模范。同事回忆,孙晓林十分珍惜消防员的工作,不管酷暑寒冬,每天上班时,他都会用毛巾将消防车整体擦拭一遍。
  
  由于是协议工,孙晓林的工资低于正式职工且没有奖金,每月收入不足3000元。他遇难后,陈芳说,要靠她的1000多元工资养家糊口,压力很大。此外,孙晓林的姐姐患有智力残疾,带着同样智力残疾的女儿一直住在孙家60多平米的房子里。“以前过得苦点有男人顶着,以后可怎么办呢?”
  
  相较于赔偿,陈芳更希望因公牺牲的丈夫能够入土为安。她透露,单位和地方政府正在积极协调,为孙晓林申报烈士。
  
  小管19岁,维修工人
  
  干完这阵过一年就去当兵
  
  丽东化工厂西南角的板房区正处于排污渠上方,由此成为事故中死亡人数最多的区域之一。
  
  工人们都是为工厂大检修提供配套服务,他们搭建的简易板房里有办公室和仓库,外面是个大棚,工人一般都在那里干活。
  
  39岁的朱士保入职刚10天,7点多去上班时,他看见厂门口的马路上有石油溢出来了。在厂区里干了一阵活后,班长分配他到大棚去切割石棉。
  
  去大棚要经过厕所,由于厕所与排污渠相通,朱士保闻到了浓重的油气味。他是名老司机,一闻就知道这不是普通汽油,心里纳闷了好一阵。
  
  当时是10点20分左右。朱士保刚在大棚里蹲下,工作间的老师傅喊同事小管,进屋去切割铝板。当时几个工友正在聊吃烧烤的事情,小管边往屋里走边说,忙完这阵大家去吃附近的火锅。
  
  没几分钟,大爆炸发生了。“我整个人被冲击波掀翻在地,后脑勺被石头击了一下。”受到极大惊吓的朱士保觉得昏天黑地,什么都看不清。他想到电视里讲的,遇到爆炸不能站起来,立即摸索着爬到铁门位置,躲避坠落物。
  
  朱士保爬起来时,熟悉的办公室和仓库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出现的是一条宽达3米的排污沟,厚厚的水泥板被炸得四分五裂。在工作间的小管和班长都找不到了,“一共5个人,他们被炸飞了,掉到排水沟里,又被石板压在下面。”他说,直到23日凌晨,所有的尸体才被找到。
  
  朱士保说,遇难的班长姓葛,30来岁。两位老师傅都年近60,一个姓阎,一个姓朱是自己本家。另一名40岁左右的工友他还没来得及记住名字。
  
  小管只有19岁。朱士保的手机坏了,当天上午曾让小管帮忙瞧瞧,两人聊了挺长时间。“长得挺漂亮的小伙子,身高有1米75以上,在这厂已经干了大半年了。”朱士保说,他心里觉得可惜,问小管为什么不去当兵。“干完这阵,过一年就去。”小管的回答,朱士保印象深刻。
  
  杜国强,46岁
  
  梁菊,45岁
  
  希望再多攒些钱给女儿做嫁妆
  
  杜国强和梁菊是一对夫妻,黑龙江人。11月22日上午,两人的遗体在刘公岛路和斋堂岛街的路口被发现。
  
  杜梦宇是夫妻俩唯一的女儿,今年23岁,刚刚大学毕业,留在了珠海工作生活。
  
  “当天上午我还在跟爸妈发微信聊天。”杜梦宇回忆说,当天上午9点49分,爸爸发微信给她,问她最近怎么没有上微信,想她了。
  
  “我刚起床,在做饭呢。”杜梦宇回答。
  
  “你跟你老爸差不多懒,老爸也刚起床。”见女儿没回复,杜国强又追问着:“感冒好没好?”
  
  “我可没你懒,感冒好啦,我做鸡翅呢。”
  
  “即使没我懒,你也比我馋,大早上起来你就做鸡翅。”
  
  “我吃的是中午饭,我可没有你馋。”
  
  “宝贝儿,你跟你爸爸一样馋,你爸爸是大馋猫,你是小馋猫,你吃鸡翅就像猫一样。”梁菊用杜国强的手机抢着和女儿说。
  
  这句话成为了杜梦宇听到的最后一句父母来自黄岛的声音,时间定格在10点08分。
  
  一个小时之后,杜梦宇在网上看到黄岛爆炸的消息,就立即拨打父母的手机号码,一个关机,一个无人接听。
  
  没多久,身在黄岛的亲戚给杜梦宇打来电话,通知她回家。“下午三点多,我在车站时,才知道真相。”杜梦宇说,奶奶给她打了个电话,哭着告诉她父母都不在了。
  
  在杜梦宇的记忆里,8岁之后,父母就在外打工,很少能见上一面。十几年前,父母为了团聚,从东北老家齐齐哈尔带着她来到了青岛。父母为了供她读书,开过餐馆,干过工程,终于在黄岛区买了房子,又买了辆大货车,靠货车帮工地拉土方挣钱维系家庭。杜梦宇说,只有中学的阶段,是和父母天天在一起的日子。大学时她考到了珠海,一年只有寒暑假才能回家团聚。所以,一家人很珍惜在一起的时光,父亲会在家中放着“江南Style”,和母亲一起跳舞给她看。
  
  “我现在工作了,家里的日子刚刚好起来。”杜梦宇说,可父母却走得这么突然。她经常和父母说起自己的愿望,就是在珠海买套房子,带着他们去那边过轻松闲适的生活。而父母也曾悄悄透露,他们的愿望,是趁着现在还能干活,再多攒些钱,给她做嫁妆。
  
  “愿望都没有完成,我只希望下辈子还做一家人。”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