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新闻观察网
版权声明:

本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来电或来函!

让滴滴先亏一会儿:解读滴滴亏损的原因何在

2019-02-27 09:12来源:中国企业新闻观察网作者:chinaenwc点击:

打印转发

看上去很惨。

一份从滴滴内部露出的财务数据显示,滴滴公司在2018年全年亏损高达109亿元。其中,补贴司机金额高达113亿元。

来自滴滴内部的说法是,高额的补贴是导致滴滴高额亏损的主要原因。

这个逻辑,听上去就像是一个开赌场老板将自己经营不善导致关张的原因,归结为部分客人赢得太多。

暂且不讨论是否合理,作为一个好的效果,滴滴的确收获了一些同情。即使,这些同情远不足以冲淡大众对其在2018年发生的两起“不顺风”事件的怨念,但至少多了一些怜悯。

——你看,站在道德制高点来说,一个因为给用户补贴将自己做亏了的品牌,我们是不是应该少一些苛责。

乘胜追击也好,将“卖惨”进行到底也罢。

农历新年开工不久,滴滴CEO 程维便在公司召开了一次内部会议,宣布全公司将做好过冬准备。一方面,他强调非主营业务要关停并转,另一方面,则表示要All in安全。

由此衍生的进一步调整是:对业务重组带来的岗位重叠和绩效不达标的员工进行减员,整体裁员比例占到全员的15%,涉及2000 人左右。

舆论总是紧跟着剧情发展变换风向。

裁员消息公布后,大众的情绪也开始在对滴滴亏损同情之余,转为同情因此无奈被裁员的无辜员工。

此时,滴滴便是幕后运筹帷幄的人,就像是一次恰到好处的紧急公关,在裁员消息放出没多久后,滴滴便给出了一计针对被裁员工的安抚方案。

即:补偿一般为N+1个月,如果离职能在本周确认,再额外给一个月补偿——这一个月补偿是滴滴给被裁员工留出找工作时间。此外,3月份工资和五险一金滴滴照发。

消息一经露出,无论是滴滴内部员工还是媒体都沸腾了,内部表示要争相被裁,而媒体则将滴滴描绘为一个“人性化”的公司,并表示“裁出了幸福感”。

如此来看,惨也卖了、同情也博取了、竞品也吓唬了,而自身则再一次将负面化小,企业光环放大。

此时,也很少有人会再去计较滴滴的亏损,究竟是战略性公关行为,还是真的是“客人赢得太多”?

我们并不崇尚阴谋论,更相信数据不会骗人,虽然滴滴是非上市公司企业财报可不透明,但在信息高度发达的互联网时代,说过的话,做过的事情,都是能留下痕迹的。

如此,不妨先给亏损的滴滴算一笔账。

先看补贴。此次滴滴从内部流露出来的亏损数据是:2018年亏损109亿元,其中补贴高达113亿。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8年9月,程维也通过内部信自我曝光过一份亏损数据。在该内部信中,程维提到公司上半年净亏损超过40亿元,其中,订单收入的大支出是司机补贴、接单和奖励服务及乘客优惠,总支出超过117亿元。

这也就意味着下半年滴滴至少亏损了约69亿,但补贴却变成了负数。简单来说,就是我今年一年花了113亿元给用户,其中上半年花了117亿元,是否有点矛盾?难道下半年用户会自己挣补贴了?

究竟是卖惨翻车了还是信息输出错误,我们不得而知。反正财务不必透明,任何一种理由稍加解释或许都能成立,我们也更愿意相信是后者。

但另一份针对亏损本身的数据则更为滑稽。

来自交通部相关人士的走访数据显示,2018年滴滴日均订单约为1600万~1800万,而日均订单金额则为20元~30元,这也就意味着滴滴日均收益至少3亿元。

上述人士表示,假设滴滴每单抽成为20%,另外10%用户其它支出,滴滴是不可能亏损的。此外,补贴也并非从2018年始,而是从2018年开始大幅下降的。

那么究竟为什么亏在哪?补贴到底是不是冤大头?

有出行相关从业人士向帮宁工作室透露,亏损是真,只不过滴滴偷换了概念。在他看来,滴滴快车以及顺风车都是盈利的,甚至礼橙专车都是盈利的。

至于亏在哪,不过是滴滴把在国内的大跨度布局“生态”,以及在东南亚以全球不良布局,乃至与Uber不良竞争造成的亏损,都归结成了给国内司机补贴。

“把这笔账算在了本来就盈利和垄断的国内市场,以博得同情。”上述人士表示。

据公开资料显示,滴滴曾收购了巴西99打车、东南亚的Grab以及中东地区的Careem等。相关统计显示,这些并购就需花费数十亿美元。

还有一些未公开的就更难计算了。

当然,不管是真是假,毕竟是非上市公司,只要在法律范围内,都我们允许滴滴先“亏”一会儿。

但是资本和市场是否有耐心就不再好说了,如果没有缺乏正确价值观,用突破道德底线的方式生存,上市计划和资本必然会用更理性的方式去叫醒它。

同时,另一个值得提醒的是,滴滴一直处于合法运营的黑色地带。按照相关规定,合法运营需要三证齐全即:《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许可证》、《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员证》、《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

滴滴或许已经在部分城市拿到网约车经营许可证,但对于司机是否具备其它两证上,无论是滴滴平台还是相关部门一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

交通运输部首席专家徐康明对帮宁工作室表示,滴滴涉嫌非法运营这么久了,但政策上一直没有进行管制,是因为目前法律上对于经营的边界还没有清晰的认定。

如果法律能用非法经营手段去判断滴滴,或许滴滴将会被有效遏制。

但似乎很难。

就像是一种承接。2019年2月22日,哈啰出行以顺风车之名再次出征,当天,其在全国上线了顺风车业务。

它会是那个屠龙少年吗,还是在模糊的边界下成长为下一只恶龙?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