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新闻观察网
版权声明:

本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来电或来函!

满是掠夺与毁坏的敦煌,也曾有外国人爱她爱得深沉

2017-12-19 22:18来源:中国企业新闻观察网作者:chinaenwc点击:

打印转发

“我看到的是一座宝山,珍贵的文化遗产。石窟中的一切,使我如同触电一样原地不动地伫立着。”

敦煌石窟九层楼,平山郁夫

关于敦煌,有太多的人与故事。说到与敦煌有关的外国人,没有人不记得“汉学家”伯希和、“冒险家”斯坦因,他们大肆搬运、毁坏敦煌的文物,使这座沉淀千年的文化宝库成为了吾国文化之伤心史。

今天萃花不聊伤心往事,只怀念一位最爱敦煌的外国老爷爷——平山郁夫。

平山郁夫

青春,原子弹与地狱

他出生在广岛县尾道市,濑户内海的美丽风光贯穿着他的童年。15岁时,他中学三年级,本是挥霍青春的年纪,当时的日本由于战争而万事废弛,学校也不上课了,他和许多学生一样被动员到军工厂劳动。

8月6日一个平常的早晨,美国空军飞到广岛上空,投下了人类历史上第一颗用于战争的原子弹,城市瞬间变成了人间地狱,平山郁夫回忆说,“烟雾中惶惶不安的人们,血肉模糊,或断了手臂,或失去双脚。但仍在拼力挣扎着要站起来。好像在喊着什么,我什么也听不见。还遇到很多眼球冒出来、挂在腮帮子上的人。我在这惨境中继续跑。向着军需厂,不顾一切地奔跑。”

广岛生变图,平山郁夫,1979,广岛县立美术馆藏

15岁的青春应该是什么颜色?是对未来迷茫不安的忧郁的蓝色吗?是陷入初恋的小鹿乱撞的玫瑰粉吗?然而身在战争年代,平山郁夫的青春是刺目的血色。

他从核爆中生还,此后一直被病痛缠绕,最严重的时候几乎失明,并患上白血病,29岁时,他的白血球指标还不到正常人的一半。

母题,玄奘与丝绸之路

一个人若长期生活在痛苦之中得不到解脱,是很容易怨天尤人的。当时陪伴平山郁夫纾解痛苦的,只有绘画。他从东京美术学校日本画科毕业后,在学校美术学部就职,一直保持绘画创作。

1958年,常书鸿带着敦煌壁画摹本和文物第一次来到东京,平山郁夫在人群中第一次见到来自东方的佛教艺术,那些曼妙美艳的飞天、庄重平和的佛像,深深照进了他的内心。在后来回忆时他觉得“常先生好像是来送敦煌香火的”。

西魏,莫高窟第 285 窟 洞窟内景

那年也恰逢东京申奥成功,平山郁夫从一则新闻报道中得知,奥运圣火将从希腊传到东京,记者还猜想如果圣火能经过丝绸之路多好。

丝绸之路……一个形象忽然浮现在他脑海,他看见玄奘风尘仆仆一路向西,充满了使命感。第二年,平山郁夫创作了反映玄奘取经的画作《佛教传来》,在日本画界崭露头角。而他被病痛折磨的身体也完成画作后渐渐好转,于是平山郁夫萌生了亲身走过玄奘取经之路的想法。

佛教传来,平山郁夫,1959

求法高僧东归图,平山郁夫,1964

行走在丝绸之路的商队(西 月),平山郁夫,2005

此后,丝绸之路成了平山郁夫创作的母题,他的足迹也追随着玄奘踏遍丝绸之路沿途城市,阿富汗、土耳其、梵蒂冈……平山郁夫的作品,在日本画的传统之中融入了明显的中亚风情。

敦煌,源头与秘密

1979年,平山郁夫终于第一次来到了敦煌莫高窟,距离他第一次在东京看到敦煌壁画已经过去21年了。他不再是怨天尤人的青年,而是信念坚定的“玄奘”,也不再是一无所有的小辈,已成为受人尊敬的画坛巨匠。

常书鸿接见了他,短暂的3天时间里,带着他参观一个个洞窟,从十六国时期开始,历经北朝、隋、唐、五代、西夏、元,千年时间积存下来的历代洞窟让他目不暇接,“如同触电一样原地不动地伫立着”。

莫高窟第 285 窟,洞窟内景

285窟是敦煌四百多个壁画石窟里有确切纪年的最早洞窟,在北壁发愿文中存有西魏大统四年(538年)的记载,根据日本《上宫圣德法王帝说》和《元兴寺伽蓝缘起》记载,正是这一年,佛教传到了日本。敦煌与日本的渊源,由此可以印证。

在220窟的一面有题记贞观十六年的壁画中,平山郁夫发现了中国人不曾知晓的秘密。他曾在日本奈良的法隆寺临摹过金堂3号壁的观音菩萨,220窟和法隆寺的观音像,从颜色、线条、纹饰到整体画风均完全一样!他认为,很可能是在敦煌的唐画师,与日本的遣唐使、画僧,在作画时均使用了长安画坊的粉本稿,才呈现了如此奇妙的巧合。

莫高窟220窟南壁观音菩萨

70年代末,敦煌文物研究院的工作环境依然比较艰苦,平山郁夫有意提供帮助,但根据中国法律,重点文物由中国人自己保护,不接受外国资助。日本政府的国际援助又遵循ODA,即受援国必须先申请,日本再援助。要想日本政府援助敦煌,怎么看都是件不可能的事。

平山郁夫动用了自己在中国、日本的各种关系,两头进言,先是做了两年时间的工作,促成日本政府代表团访华,调查了解包括敦煌在内的文物情况。又与中国外交部、日本文化厅接触,终于促成两方开始谈判。

日本首相竹下登组阁后成立了敦煌专门委员会,平山郁夫便是其中成员。由于敦煌方面一直拿不出设计图和具体方案,平山郁夫心急如焚,打电话给敦煌说:算了,我来画设计图!

后来他才知道,设计图确实寄出了,但走的是海运,敦煌的办事员说航空信太贵……

敦煌援助金额也颇有争议,当时日本总理大臣在这类项目上能动用的金额是100万美元,而平山郁夫个人已先向敦煌捐款200万美元,引起政府内部议论,如果一国总理出的钱只有民间人士的一半,未免太说不过去。最终政府确定了援助1000万美元。

敦煌研究院陈列中心

这场持久的攻坚战一直到1994年,终于有了成果,也就是如今的敦煌研究院陈列中心,它被设计为一座半地下式博物馆,看起来其貌不扬,不突兀,不张扬,与周围环境和谐共生,原本日方想设计得富丽堂皇,也是平山郁夫主张内部设施可以现代化一些,但外表要有中国式朴素的设计。

身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亲善大使,平山郁夫还捐赠100万美元设立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丝绸之路基金”,资助敦煌学研究,1994年又将个人画展收入的2亿日元也捐赠给敦煌研究院,成立中国敦煌石窟保护研究基金会。

前前后后为敦煌奔走数十年,称平山郁夫为最爱敦煌的日本人也不为过。

在日本邮票上,也有平山郁夫所绘的敦煌

故宫,心愿与遗憾

平山郁夫极为重视文化保护与交流,除了援助敦煌,还曾倡议中日共同修复南京城墙,并发起大规模募捐,生前还一直希望促成两岸故宫在日本联展。

两岸故宫联展计划在21世纪初就已有人提出,联展的主要困难一是故宫博物院的名称分歧,二是司法免扣押法律问题。台湾方面有明确的规定,凡是故宫文物出了台湾到别的地方办展览,该地必须要有司法免扣押法,才能成行。中国大陆还没有文物入境司法免扣押法,台湾方面担心文物“有去无回”。

因此两岸故宫要联展,目前只能通过将文物借给第三方来实现。平山郁夫非常希望两岸故宫联展的第一站,能在与中国文化渊源深厚的日本举办。然而棘手的是,日本也没有司法免扣押法律,促成日本立法就成了平山郁夫的目标之一。

为此,平山郁夫又四处奔波游说,立法渐渐有了起色,然而,2009年8月,日本自民党在国会选举中惨败并失去政权,日本民主党成为执政党,法案又不得不重新审议。该年12月2日凌晨,平山郁夫因脑梗塞在东京去世,没能盼到自己所期待的结果。

富春山居图·剩山图卷,浙江省博物馆藏

其实北京故宫文物已多次入台,2009年台北故宫雍正大展,北京故宫出借了37件文物,2011年的“山水合璧——黄公望与富春山居图特展”及“康熙大帝与太阳王路易十四——中法艺术与文化交流特展”,北京故宫又分别借给台北4件和14件文物。

浙江省博物馆也出借了《富春山居图·剩山图卷》,实现了山水合璧的佳话。然而台北故宫的文物至今没能“进宫”,不得不说是一种遗憾。

继平山郁夫之后,古屋圭司等议员又提出免扣押法案立法,2011年3月,日本《海外美术品等公开促进法》终于通过。

台北故宫“神品至宝”展现场

2014年,台北故宫文物首次赴日,在日本东京国立博物院举办“神品至宝”大展,实现了平山郁夫的一半心愿。然而由于各种复杂原因,两岸故宫联展如今依然未能成行。

许多人不理解平山郁夫,他一个外国人,为什么要为别的国家如此掏心掏肺,作为亲身经历过战争之痛苦的人,或许在核爆的那一刻,他的心里就种下了和平的种子,在病痛缠身之时,只有在文化艺术中,他才能得到一丝慰藉,促进文化保护就成了他毕生的事业。

亲历战争的那一辈人,仍然在世的已经越来越少,记住那些惨痛的历史,才明白和平的来之不易,记住这些友好人士的努力,也是对和平的尊重,对文化的尊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