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企业新闻观察网
版权声明:

本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来电或来函!

李苦禅揭"短"恩师齐白石:受人骗买来绿色的"金子"

2013-12-16 11:09来源:人民网作者:未知点击:

打印转发

  李苦禅揭“短”恩师齐白石:受人骗买来绿色的“金子”
  
  齐白石一生俭朴,于银钱事不肯轻信旁人,他总疑心这世间牛头马面无所不在。王森然在《齐璜先生评传》中揭秘:“因为人少鬼多,所以处世对人,(齐白石)总不放心。即家中一切琐务,亦由其自己处理,甚至对油盐酱醋茶叶米面,自己经营,菜蔬劈柴笔墨纸张,自己购买,门窗箱柜钥匙,自己管理。此种生活之烦苦,在他人以为可厌恶,在先生以为有趣味。”
  
  然而齐白石的精明确实有限,骗子的额头又没黥字,自然防不胜防,他受骗上当不止一次两次。曾有人找上门来,主动提出帮他在香港卖画,三言两语就轻而易举地哄走了他亲笔订下的润格,他很开心,殊不知那人更开心,回去正好借此公开地卖假画。李苦禅先生曾撰文《忆恩师白石翁二三事》,狠揭过一回“短”:
  
  “齐老师对于艺术之外的事都很‘傻’,常受人骗。那时因国家动荡,钞票骤然变成废纸乃是常事,齐老师不知丢了多少血汗钱,才想到要买黄金。他不瞒我,让我看买来的黄金,我很吃惊:‘金子还有绿色的吗?’老师明知又吃了亏,还不敢声张,生怕惹祸。真是哑巴吃黄连,苦在肚里。”
  
  艺术家本就是天真的,心如赤子,不通世事,倒也不足为奇。有一回,外宾参观白石老人现场作画,一个个欢笑着叽里咕噜地赞美了一通,他却不高兴,不为别的,就为洋人没翘大拇指!
  
  齐白石拒绝做宫廷画师给慈禧太后画像
  
  1903年,同乡好友夏寿田劝齐白石去北京发展,诗人樊樊山也答应荐他去做宫廷画师,给慈禧太后画像,这无疑是平步青云的好机会,想都不必想,伸手逮住就行。可意外的是,对于他们的好意,齐白石敬谢不敏。夏寿田还想给齐白石捐个县官当当,齐白石却没有搜刮地皮的兴趣。齐白石认定绘画为寂寞之道,必须心境清逸,不慕官禄,于绘事才能精益求精。
  
  齐白石的志趣确实在彼(艺术)不在此(官俸),他出身卑微,但从未因此自惭形秽,其闲章有“木人”“木居士”“大匠之门”“芝木匠”“白石山人”“湘上老农”“有衣饭之苦人”“立脚不随流俗转”“我行我道”“自成家法”“三百石印富翁”,透露出丰富的信息。这位山民老艺术家同情一切弱者,悲悯及于虫蚁,平生最看不起官场禄蠹,其代表作《不倒翁》滑稽万状,揶揄嘲讽某些大耳阔面、好作蟹行的老爷,有诗为证:
  
  乌纱白帽俨然官,不倒原来泥半团。
  
  将汝忽然来打破,通身何处有心肝?
  
  白石老人一生自食其力,他冷眼睥睨官场中人,与明代画家唐伯虎有得一比,后者断了仕进之念后曾吟诗自道:“不炼金丹不坐禅,不为富贵不种田。闲来写就丹青卖,不使人间造业钱。”细想来,他们在艺海中遨游,纯真的乐趣,不受玷污的情操,自由自在的心境,确实是某些虚伪其身、厚黑其心的官老爷望尘莫及的。
  
  齐白石从晚清一路走来,穿越了民国的沼泽,纵览无穷世象,仍然傲对强梁,无半分攀结的媚态,始终以处身清白,不搜刮民脂民膏为至上光荣:
  
  何用高官为世豪,雕虫垂老不辞劳。
  
  夜长镌印忘迟睡,晨起临池当早朝。
  
  啮到齿摇非禄俸,力能自食无民膏。
  
  眼昏未瞎手犹在,自笑长安作老饕。
  
  李苦禅揭“短”恩师齐白石:受人骗买来绿色的“金子”
  
  齐白石一生俭朴,于银钱事不肯轻信旁人,他总疑心这世间牛头马面无所不在。王森然在《齐璜先生评传》中揭秘:“因为人少鬼多,所以处世对人,(齐白石)总不放心。即家中一切琐务,亦由其自己处理,甚至对油盐酱醋茶叶米面,自己经营,菜蔬劈柴笔墨纸张,自己购买,门窗箱柜钥匙,自己管理。此种生活之烦苦,在他人以为可厌恶,在先生以为有趣味。”
  
  然而齐白石的精明确实有限,骗子的额头又没黥字,自然防不胜防,他受骗上当不止一次两次。曾有人找上门来,主动提出帮他在香港卖画,三言两语就轻而易举地哄走了他亲笔订下的润格,他很开心,殊不知那人更开心,回去正好借此公开地卖假画。李苦禅先生曾撰文《忆恩师白石翁二三事》,狠揭过一回“短”:
  
  “齐老师对于艺术之外的事都很‘傻’,常受人骗。那时因国家动荡,钞票骤然变成废纸乃是常事,齐老师不知丢了多少血汗钱,才想到要买黄金。他不瞒我,让我看买来的黄金,我很吃惊:‘金子还有绿色的吗?’老师明知又吃了亏,还不敢声张,生怕惹祸。真是哑巴吃黄连,苦在肚里。”
  
  艺术家本就是天真的,心如赤子,不通世事,倒也不足为奇。有一回,外宾参观白石老人现场作画,一个个欢笑着叽里咕噜地赞美了一通,他却不高兴,不为别的,就为洋人没翘大拇指!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